第三十章:一往前无

zhttty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天翼小说 www.shuyue.la,最快更新洪荒历最新章节!

    这尊先天魔神的本源毫无疑问就是火焰,存粹的火焰,若是让听过大领主讲道的艾欧里亚来玩的话,她不敢说可以玩出花来,至少也可以比这先天魔神多出许多的本源变化。

    虽说先天圣位和先天魔神们都有本源,但是并非是感悟到了本源,或者出生自带本源就可以掌控本源,本源相当于多元宇宙的某种规则的最底层结构,还需要使用者自己来操纵与应用,不同的使用者,根据使用方法的不同会呈现出不同的效果来。

    这也是为什么之前这尊先天魔神会如此惊叹的缘故了,先天魔神的时代,除了先天魔神还在诞生期间,自其诞生之后就有着震撼天地的伟力,各个都有本源在身,自身就是不死不灭不朽,他们也不需要什么吞吐亿万年,各自都是四处搜寻属于自己道路的本源来加以吞噬与融合,论起单纯的力量而言,同等级的圣位是拍马都及不上先天魔神的。

    之前艾欧里亚虽然是装了一回逼,但是她所说也有部分是属实的,圣位确实是不及先天魔神,但是圣位的圣道却是得到天地认可的,同时也是沟通天地的某种桥梁,所以圣位可以数千年,数万年,数十万年,乃至是亿万年的吞吐天地,这种吞吐就是在感悟规则,权柄,本源,同时这种吞吐中也可以汲取到属于自身的规则,权柄,本源的各种信息,由此慢慢的掌控着属于自身的规则,权柄,本源等等。

    若是换成吴明在场,那他才是真的可以满场开嘲讽,不谈实力层次,论得对规则,对权柄,对本源的应用,什么先天魔神,什么先天圣位,全都是渣渣,靠着符文解析法,符文计算法,给他一个规则,他可以玩出权柄的威力来,给他一个权柄,他可以把先天圣位吊起来打,若是给他本源,那可真不好意思了,当初他在无底深渊最底层是如何将虚空大君们脑袋都碾地上的,他可以随时重来一次。

    这也是吴明讲道时经常会提起的一句话,所谓的力量,会根据使用者与使用方法的不同,才会诞生出不同的实力来。

    当然了,也有一些情况会有所不同,就如这尊先天魔神所说的那样,力量就是力量,若是一只蝼蚁便是掌握着千万亿种办法来绊倒大象,除非是这蚂蚁已经超进化到了人类智能,然后研究出了工业,机械,再加以高科技什么的,而大象还是那头大象,这才可能有办法将其绊倒,不然力量依然是力量,力量强者就是胜率更高的。

    这尊先天魔神就是火之本源,但是他的火之本源简直是凝练到了恐怖的境地,当其先天魔神之相用出来后,天地间的火焰仿佛都在向着他汇聚而来,所有火焰都听其号令,甚至凝聚成形,他虽然没有把火焰本源给玩出花来,比如涉及到分子运动速度,比如涉及到能量,比如涉及到辐射什么的,这些都没有,他就是最纯粹的火焰本源凝聚,将一条道给走到了极高深境界。

    便是艾欧里亚遥遥看来,心头都是一惊,这等境界已经高到一定程度了,若是再进一步,那就临界了东天二皇的层次,若是还能够再从外而内,进化心灵之光,那就是妥妥的四大皆空了,这尊先天魔神看起来比计都罗喉还强,几乎是临近到了先天魔神中座的层次边缘了。

    计都罗喉就眼露赞叹的道:“不亏是融,当初要不是世界崛起得太快,他又两次挡了世界的道,说不定现在我都要尊称他一声座……”

    就见得融操纵火焰直扑而下,而那焦炭树状体所喷吐出来的火焰也向着融直烧而来,双方的接触点一瞬间爆发出了璀璨的光芒来,这光芒奇亮无比,使得整个天地一瞬间就变得黯淡无光,下一瞬间,无可形容的巨亮,巨热,巨压爆发席卷,又因为融的本源操纵已经到达近乎登峰造极的地步,这些光,热,压全部被其束缚成了一根天柱一般,向下直接开始燃烧洪荒大陆更底层,向上则突破天际烧碎了空间壁障,一部分顺势烧入了高纬度,另一部分则向着外位面蔓延而去。

    在这光亮的最中心,融伸手向前一招,就有浩瀚火焰凝聚在他双手中,化为了一柄赤红长枪,焦炭树状体的火焰还未靠近,居然就被这赤红长枪所吸入其中,不单单是焦炭树状体的火焰,整个天地间的火元素全都在向着融汇聚而来,而这柄长枪也从赤红色开始向着橘黄色转变而去。

    融持着长枪,整个人身上都爆发出了一往无前的气势来,那是一种永不后退的决绝,那是一种敌人在前,我亦无后路的蛮勇,那是一种自九天之上直刺九狱的疯狂,

    一持着此枪,融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在此之前,他一直都有一种不想出手的慵懒,或者说是有些发呆的傻气,但是直到这一刻,这股一往前无的气势一经爆发,整个战场都仿佛为之一变,仿佛再度化为了混沌历与鸿蒙历时的各种惨烈战场,特别是融当初的最后一战,融的眼前仿佛都回到了当初,那个时候……

    面对镇压天地乾坤,镇压从前,现在,未来,镇压世间一切之物的世界,还在战场上的先天魔神已经没有多少了,十三座已经死了七名,罗之座被世界捏在手中,生死也只在旦夕,熵之座想要改变过去,却不知内宇宙乃是一证永证,一得永得,从多元开辟之初,到多元终结之末都是终极,他回到过去依然是一掌被压。

    到得现在,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胆寒了,绝望了,更有强大与弱小的先天魔神疯狂嚎叫着开始逃跑,然后尽数被镇压,打死,分解……

    融只剩下半个脑袋,一条手臂,下半身都已经没了,他的火也从青色化为了残红色,手中的长枪已经折断,然后在这时,他看到了罗之座拼尽最后的力量,自世界掌中一拳打去,而世界却是理也不理,看也不看,祂自巍然不动,遍观周围,然后融就看到了世界的眼神,世界也看到了他……

    “蝼蚁。”

    这是融记忆中最为深刻的一个眼神,他懂这眼神的意思,就如同他过往无数次看向后天生灵那样,在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心灵与意志中有什么东西似乎裂开了……

    然后就是他最后的一刺,以残破之躯,举残红之枪,一往无前的刺了下去,而罗之座的拳头也刚好打在了世界的手掌上……

    就在融的眼前,橘黄色长枪一刺而下,恐怖的高温烧尽一切,巨大的力量撕裂一切,一枪而下,这力量直接将焦炭树状体撕裂成了粉碎,而这力量还没有尽头,依旧往下一路贯穿,若是从洪荒大陆以外的多元宇宙大小的视野来看,一点光枪从洪荒大陆表面一路贯穿而下,最终从洪荒大陆下方点透而出,然后冲入到了外位面中,横穿了不知道多远距离,最终消磨在了无穷位面之中……

    一枪之后,融就闪回到了计都罗喉身侧,但是他的表情却没有丝毫放松,他立刻就高声喊道:“错了!我们不是在和任何的个体对战,那东西并不是新人类城城主本身,他也没有什么不死不灭之体,这是神话领域!”

    “一个奇大无比,将我们所有人都容纳其中,甚至将整个洪荒大陆,甚至是整个多元宇宙都囊括其中的神话领域!”

    下方,粉碎开来的焦炭树状体已经无影无踪,但是新的变化却又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