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尴尬

木嬴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天翼小说 www.shuyue.la,最快更新藏娇记事最新章节!

    陆照气的要下楼,被东平郡王和唐靖死死的拦下了,道,“他们是在大庭广众之下逛的街,又没有背着你做什么,这么怒气冲冲的上去不合适,我相信咱们大哥对张大姑娘没有非分之想。”

    陆照也知道季清宁不是这样的人,可他就是气不过啊。

    再没有非分之想,也该注意分寸,不是穿上女子裙裳就真是女子了,女男七岁不同席,何况他十七了!

    “喝酒,喝酒,”东平郡王把陆照摁坐下。

    陆照要起身,东平郡王摁着没让,“你就不要露面了,我派个人去跟着。”

    东平郡王叫小厮下去盯着。

    陆照给自己倒酒,喝的很猛。

    喝几杯后,唐靖到回廊看了一眼,回来坐下道,“没事了,放心吃吧。”

    东平郡王道,“确定没事了?”

    唐靖喝酒道,“你派下去看着的小厮正帮咱们大哥拎东西呢。”

    东平郡王,“……。”

    这是没事吗?

    这分明是在挑衅。

    不过这样想,也不能这样说啊,道,“他们让小厮跟着,说明他们心里没鬼,咱们就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说着话,门吱嘎一声被推开。

    温玹走了进来。

    东平郡王三个眸光齐刷刷落在他身上。

    那赤果果的眼神看的温玹眉头蹙紧,“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东平郡王觉得他和两兄弟肯定是想一块儿去了,他道,“我们想看看你穿女装是什么样子。”

    温玹脸一黑,眸光扫过来就跟刀子架在东平郡王脖子上似的。

    东平郡王还真有点担心温玹发飙,不过他就算再厉害,他也打不过他们三个,尤其他还鼻青脸肿有伤在身的样子。

    等等。

    他怎么会受伤?

    “你打架都不叫我们去看热闹,”东平郡王不满道。

    温玹想掐死他们。

    张嘴就是想看他穿女装,闭嘴就是要看他和人打架,他被自家暗卫联手暴揍,他自己都没心理准备,能通知他们去看热闹吗?

    要真去了,只怕他们三个下手比谁都要狠,火上浇油绝对少不了他们的份。

    温玹坐下来。

    唐靖看着他,道,“温兄,难道你就不想试着穿一下女装?”

    温玹觉得自己就不该来,他黑着脸道,“不想!”

    “你确定?”东平郡王问道。

    温玹想掐他脖子,“吃错药你们三个?”

    东平郡王道,“我们三个穿过女装,我大哥也穿过,就你没穿了,要不你也穿一下?”

    温玹拳头握紧,就在要砸向东平郡王的时候,及时反应过来,“季清宁什么时候穿过女装?”

    东平郡王道,“亏得你和他同进同出,他穿了女装你都不知道,你不知道他穿女装有多好看,有多像女人,要不是他的小厮瞪我们,我们都没反应过来。”

    温玹额头打颤,“我是问你他什么时候穿的女装!”

    “就今天啊,刚刚还在楼下,你来没碰到她和张大姑娘逛街吗?”东平郡王问道。

    温玹豁然起身。

    然而等他下楼,既没看到季清宁,也没看到张娴。

    季清宁看到季家马车回府,赶着和小丫鬟回去了,没敢直接从季家大门进,从隔壁小院密道回的屋。

    回屋第一件事,季清宁就是把女装换下来,然后她就遭遇了她这辈子最最最尴尬的瞬间。

    脱裙裳之前,她先把某部位的馒头拿出来。

    只是她刚拿出来,温玹就跳窗进来了……

    四目相对。

    温玹,“……。”

    季清宁,“……。”

    真的。

    季清宁想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作为男人,她装女人用馒头尴尬。

    可作为女人,她用馒头更尴尬啊。

    她绝对是脑子锈逗了,才会被小丫鬟蛊惑做出这么丢人的事来,分分钟想一死了之。

    季清宁尴尬到忘了做出反应,温玹看到她掏出来一半的馒头,嘴角也是抽了又抽。

    好奇他穿女装什么样子,虽然赶上了,但没想到会是这样子。

    温玹想夸一句季清宁穿女装很好看。

    但这么夸一个男人无疑是在羞辱人家。

    然后温玹嘴里就蹦出来一个字,“丑。”

    暗卫待在树上,想着这回他家爷该知道季大少爷是女儿身了吧,正满心期待呢,就听到自家爷的话飘出来,暗卫直接从树上掉了下来。

    没救了。

    爷彻底没救了。

    人家季姑娘好不容易穿回女装,他居然说丑,这绝对把季姑娘得罪死了。

    季清宁快气炸肺了,手里的馒头砸向温玹,被温玹躲了过去。

    反正丢脸了,季清宁把另外一只馒头掏出来也朝温玹砸过去,被温玹一把接住,闷笑道,“这么生气,难不成你想听到我夸你女装漂亮?”

    季清宁抓狂了,磨牙道,“我数三下,你不走,我毒死你!”

    小丫鬟站着一旁,真真切切的感受着自家姑娘的愤怒,她看着温玹,求道,“温三少爷,您赶快走吧。”

    温玹如愿以偿的看到季清宁的女装,眸光不自主的从某部位瞟过来,季清宁气到呼吸不畅,真怕她气出好歹来,温玹纵身一跃就跳窗走了。

    季清宁气的跺脚,她瞪向小丫鬟,小丫鬟揪着自己耳朵蹲下来,“奴婢知道错了……。”

    她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拿了两馒头,谁知道会被温三少爷撞见。

    季清宁赶紧去屏风后把女装换下来。

    她这辈子丢的脸加起来也没刚刚一回多。

    她以后都不想再穿女装了!

    刚把衣服换下来,门外就传来了兰儿的唤声,“季少爷?”

    小丫鬟已经换好衣服了,出去道,“叫我家少爷有事吗?”

    兰儿摇头,“我没事,是老夫人担心季少爷出事,让我爹派人出府找,我来看看你们是不是已经回府了。”

    季清宁道,“去回我祖母一声,我没事,一会儿就去给她请安。”

    兰儿应了一声就跑远了。

    季清宁坐到铜镜前,把嘴唇上的胭脂抹掉,然后洗了把脸,就出了门。

    一进屋,李氏看到她就道,“你陪老夫人去灵台寺上香,你怎么不等老夫人就先回来了?”

    季清宁上前道,“晋临侯世子派人四下抓我,我没办法只好先走了,让祖母担心了。”

    老夫人叹息,“是祖母图一时口舌之快,险些牵连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