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阅网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153章:碾压秒杀!大获全胜!

第153章:碾压秒杀!大获全胜!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舒阅网 www.shuyue.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月旦评首席名士这话一出,全场彻底轰然!

    所有人惊愕之中,又仿佛带着一丝释然。

    因为这才符合常理认知嘛?

    其实这些书生的心理是非常复杂的。

    一方面,他们又非常渴望这本书是敖玉写出来的。

    为什么会有这种心理呢?

    这应该是属于世外高人的心理,就如同现代社会的很多人,从小到大都是被武侠小说,武侠电影熏陶长大的。结果越来越多的视频和证据显示,所谓的传武大师都是骗人的,在三流格斗运动员面前都被打成了一坨屎。

    他们黯然神伤的同时,却依旧相信在国内的某个角落,一定会有一个隐世高手,拥有绝顶武功,能够秒杀这些格斗运动员。

    而这些书生每年苦读诗书,发现成名之难,科举之难。

    于是他们就特别渴望,能够出来一个读书人的隐世高人。平时不读书,胡闹无比,享受生活。

    但是关键时刻能够创造奇迹,能够写出千古奇文。

    而敖玉就非常符合这个人设。

    因为他从小不读书,但是经历却非常丰富,出身也很复杂。

    但是另外一方面,他们又不愿意相信,《石头记》这样的千古奇文是敖玉这等个废物写出来的。

    这两种态度,代表了他们的理智和情感,而且是非常容易被引导的。

    所以基本上月旦评首席名士刚刚宣布这个消息,他们就信了大半。

    “原来如此,我就说嘛,敖玉这个天下第一废物,怎么能够写出这样的千古奇文呢?”

    “这就合理得多了,原来他是偷窃的稿子啊。”

    “太无耻了啊,这样的人应该彻底逐出文坛啊。”

    几百名书生纷纷鼓噪,仿佛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但是片刻之后,有人忍不住问道:“徐大师,您说的这件事情,有没有证据啊?”

    “当然有证据!”

    其中一个人昂首出列,敖景!

    敖心的哥哥,几年前被皇帝册封的平延伯爵,敖亭老祖宗的大儿子。

    “这就是证据。”敖景大声道,然后他将书稿高高举起道:“诸位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石头记》第二册,第三册的稿子。来人啊,把前面三万字的稿子贴上去。”

    于是,几个奴仆上场,把三万字总共一百页的内容全部贴上了。

    所有人纷纷涌上前去。

    当然了,就算是三百个字一页也足够小了,这么多人不可能看清楚。

    所以出来了一个人,大声地朗读。

    仅仅朗读了一两千字,所有人都能听得出来,这就是《石头记》后面的稿子,板上钉钉的,绝对不会错。

    “继续贴,继续贴!”

    敖景大声高呼,于是仆人们继续贴,把月旦评院子外面的墙壁全部贴满了,整整三百页稿子,近十万字。

    敖景道:“我这里整整有四十万字的稿子,包括了《石头记》的第二册和第三册,已经到完结了。这是敖鸣呕心沥血之作,因为在这本书投入了太多的心血,而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他并不想把这本书此时发行的,他想要等到离开江州城的时候,再发行这本书,诸位能够明白他的良苦用心吗?”

    众人想了一下,立刻明白了。

    因为敖鸣刚刚发行了《玉城记》,红遍了整个江州,如果接着发行了《石头记》的话,那别人就没有活路了啊。

    他明年就要去京城参加会试,殿试了,一旦高中的话,基本上就会留在京中为官了。

    到那个时候,这《石头记》就算是送给江州城百万民众最好的礼物了。

    然而没有想到,竟然被敖玉提前给偷了,并且占为己有。

    平延伯叹息道:“其实这本书原本不叫《石头记》,而是叫《红楼梦》的。”

    众人一听。

    这《石头记》的名字很好,但《红楼梦》这书名也超级好啊。

    敖景道:“可惜啊,敖鸣说了,这本书还不完美的,尤其关于结局,他还需要再三斟酌的。一本不完美的作品,他真的不想就发行。但是没有办法啊,书稿被偷了,只能公开展示出来。”

    “大家看看,最后的结局书稿。有很多涂改,因为敖鸣真的还没有完全想好这本书的结局应该如何。”

    然后,他派人把最后的几页书稿贴了出来。

    果然,上面有许多涂改的痕迹。之前都是用正楷字写的稿子,最后的几页修改,已经用上了行楷,甚至行书了,可见敖鸣构思结局的时候心绪不宁啊。

    敖景道:“所以现在真相大白了,这本《石头记》是敖鸣的作品,只不过书稿被敖玉偷走,占为己有,实在是无耻之尤,难以言表。”

    顿时间,所有人纷纷谴责。

    接着,敖景来到月旦评首席名士面前,拱手道:“徐兄,我敖氏家族出了败类,让您见笑,让您为难了。”

    月旦评首席名士道:“这剩下四十万字,显然是《石头记》后面两册的原稿,也显然是出自于敖鸣的手笔,大家也都认同这一点对吗?”

    在场几百名上千名书生大部分人都点头认同。

    月旦评首席名士道:“但我们江州月旦评是非常严肃认真的,请问你们还有其他证据吗?”

    敖景道:“徐兄啊,家丑不想外扬,真的还需要其他证据吗?”

    月旦评首席名士道:“还是出示一些证据比较好。”

    敖景道:“来人啊,带小絮!”

    片刻后!

    一个身材优美的女孩进入了所有人的眼帘,这个女孩虽然不是绝美,但是身段真的很好啊,眼睛虽然不大,但是充满了灵气,真是我见犹怜啊。

    敖景道:“这位小絮姑娘是敖玉的侍女,从六岁就进入了怒浪侯爵府,十二岁就侍候敖玉了,如今已经八年多时间了,算是敖玉最亲近,最信赖的侍女。小絮姑娘,你告诉大家,你发现了什么?”

    小絮怯生生地望着所有人道:“我,我不敢说,我不想说。”

    敖景道:“你不要怕,有广大学子在,没有人敢伤害你,我们都给你撑腰。”

    小絮颤抖道:“真,真的要我说嘛?我真的不想说啊。”

    敖景道:“说,不要怕。”

    小絮姑娘颤抖道:“敖玉少爷的书稿是……是偷窃的。”

    说完之后,她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几乎要瘫倒在地上了。

    平延伯敖景道:“徐兄,这个证据可以了吗?”

    月旦评首席名士道:“人证也有了,物证也有了,可以了。”

    然后,他朗声道:“四月初一,月旦评开榜!”

    接着,里面有人抬出来了一块牌子,上面盖着红布。

    “开!”

    “开!”

    “开!”

    几百上千人高呼。

    牌子上的红布被掀开了。

    四月初一的月旦评,正式开榜了。

    所有人看的清清楚楚的第一名是《石头记》,作者敖鸣!

    第二名《玉城记》,作者敖鸣。

    没有第三名了,就只有前两名。

    众人喝彩!

    真是文化盛事啊,这是江州月旦评的第一次吗?创造历史了吗?

    第一名,第二名是不同的作品,却是同一个作者。

    月旦评并不是固定几个人的,有些时候三个人上榜,有的时候五个人。

    而这一次,为了震撼效果。

    第一名,第二名,都是敖鸣本人。

    月旦评首席名士道:“过去的三月份,江州并不是没有出色的作品。但是《石头记》和《玉城记》实在是太出色了,尤其是《石头记》完全是千古奇文。不过实在是可惜啊,因为某些特殊卑劣的原因,它提前面世了,否则等到敖鸣公子再修缮之后,肯定更加完美,能够流传千古。但是这也是一个美丽的错误,让这等千古奇文能够提前和我们见面。”

    “毫无疑问,窃贼敖玉是无耻的,卑劣的,但他偷出这稿子,能够让我们提前一年看到《石头记》也算是他唯一的贡献了。”

    “我们不是官府,我们无权给敖玉这个窃贼判罪。但是从今往后,我们江州月旦评不会在提这个名字,免得脏了诸位的耳朵。”

    “四月份的月旦评,就到此为止了。”

    这位月旦评的首席名士,直接为这件事情盖棺定论了。

    “大家留在原地,阅读《石头记》接下来的内容吧。可惜啊,可惜啊,这个窃贼把书稿偷走,逼迫敖鸣公子提前出示原稿,否则可以更加完美的。从这一点看来,这个窃贼真的罪该万死啊,他差点毁掉了一部千年不遇的经典杰作。”

    这话一出,无数人破口大骂。

    从这一点看来,敖玉这个无耻窃贼确实是罪大恶极啊。

    看看这最后的结局稿子,真是有一点点潦草的啊,不是很完美啊。

    如果你不把书稿偷出来,敖鸣公子呕心沥血,可以写的更好啊。

    敖玉你这个无耻的恶棍,你差点毁掉了一代文宗的心血啊,你差点就毁掉了一部不世之名著啊,简直是罪大恶极。

    你算什么东西啊,不学无术的废物,你也有胆偷《石头记》,你知道这是何等水平吗?你知道这是何等伟大的作品吗?

    也是你这个废物配偷的吗?你的名字放在这本书上,简直是天大的耻辱。

    你这样的人,还有什么颜面,还有什么资格继承怒浪侯爵位啊?有什么资格继承家业啊?无德无行,简直是贵族之耻,江州之耻!

    你这样的人,就应该被逐出江州城,永远都不得回来。

    “将无耻窃贼敖玉,逐出江州城。”

    “将敖玉逐出江州城。”

    有一个人带头之后,几百个人同时高呼。

    然后,有人带头就要朝着怒浪侯爵府走去,这几百上千名书生就要去把云中鹤这个无耻窃贼从怒浪侯爵府中抓出来,游街示众,然后赶出江州城。

    偷窃文稿一事,官府确实不好判你,但是我们这些读书人不会放过你。

    我们要剃光你敖玉的头发,扒掉你的衣衫,游街三圈,然后彻底逐出。

    你敖玉这样的人存在,简直是江州之耻,文坛之耻。

    “将无耻窃贼敖玉逐出江州城,还江州文坛一个朗朗乾坤。”

    “还江州文坛一个朗朗乾坤。”

    几百名书生高呼。

    然而就在此时,忽然有一个人问道:“敖景伯爵,你确定这是敖鸣公子的原稿?是敖玉从敖鸣公子那边偷的?”

    敖景伯爵道:“当然,人证物证俱在,你刚才应该听得清清楚楚啊。”

    那个人道:“我觉得不像啊!”

    敖景伯爵脸色一寒道:“你是何人?为何要为窃贼敖玉说话?你是不是被他收买了?”

    那个人道:“我是天一书局的人,举人王若轻。”

    敖景道:“果然是为敖玉说话的人,说你有何企图?你收了敖玉多少好处?这朗朗乾坤之下,众目睽睽之中,你竟然敢颠倒黑白吗?你也要问在场的几百上千名学子愿不愿意?”

    “诸位学子,当你们呕心沥血写好了一部作品,被一个无赖匹夫偷走了,占为己有,就成为了他的作品,你们愿意吗?”

    几百名书生高呼道:“不愿意,不愿意!”

    然后人群中又有道:“这个举人王若轻为窃贼敖玉说话,肯定是收了好处,完全是我们读书人之耻辱吗,打死他,打死他!”

    然后,几个人带头,挥舞着拳头朝着那个天一书局的举人王若轻冲了过去。

    “打死他,打死他!”

    “竟然敢为敖玉说话,打死这个文人败类。”

    “打死这个文人败类。”

    几十个人冲上去,就要用板砖拍打举人王若轻。

    然而这位天一书局的举人王若轻大笑道:“敖景伯爵,您确定这书稿是敖鸣的原稿,被敖玉偷走的?”

    敖景冷声一声道:“我不愿意和你这等卑劣之徒说话。”

    举人王若轻道:“应该不会吧,你们看,你们看!”

    然后,王若轻指着这些贴上去的书稿道:“《石头记》发行的日期是三月三十日,月旦评的时间是四月初一。而乡试秋闱的日期是八月十三,明年会试的时间是五月初九。”

    “你们看第三页,第三十页,第四页,第一页,第八页,第十三页,第五页,第九页。”

    “第三页,第三个字。第三十页第三十个字,第四页第四个字,以此类推。”

    “把这些字连起来是什么?”

    然后,王若轻把这些字全部指了出来。

    几百个书生跟着一起念道:敖鸣窃我稿,日你妻。

    “敖鸣,窃我稿,日你妻。”天一书局的举人王若轻道:“如果这是敖鸣公子的原稿,应该不会留下这样的藏头字吧。他的口味应该不会这么重吧,在书稿里面藏着话,自己骂自己?”

    “对了,还有藏头字,你们把这几个字连起来读读看:敖鸣,你这个大傻逼。”

    “对了,这里还有藏头字,连起来怎么读:莺莺姐,我是敖玉,我想要睡你千百遍。”

    “这里还有,这里还有,这几个藏头字连起来应该怎么读:江州月旦评,不要脸,你的嘴,不如我的屁。”

    举人王若轻,将一个有一个藏头句全部指了出来。

    全场死一般的寂静。

    在场书生,无比兴奋,太刺激,太精彩了。

    竟然有惊天逆转啊。

    而月旦评首席名士,还有平延伯敖景,瞬间脸色苍白无色,浑身颤抖。

    真的如同雷霆劈下来,直接将他们击得魂飞魄散。

    真正的身败名裂啊!

    云中鹤不在场,但却在众目睽睽之下,对他们疯狂打脸,真的是按在地上摩擦,蹂躏了一百遍,一百遍啊!

    ……………………

    注:除夕喝了不少,醒酒好一会儿,才坐在电脑面前码字,所以第二更晚了,抱歉。

    有月票的兄弟,可以给我几张不?拜求支持,感激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