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阅网 > 战国大司马 > 第129章:赵王何

第129章:赵王何

作者:贱宗首席弟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舒阅网 www.shuyue.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PS:求订阅~推荐票~月票~』

    ————以下正文————

    在一队宫卫的指引下,蒙仲来到了赵王何所在的宫殿。

    此时在宫殿外,站着一名目测三十多岁的男子,只见此人约身高八尺,身披甲胄、腰佩利剑,隐约可见的臂膀比蒙仲至少粗壮两圈,看起来颇为勇猛。

    待见到蒙仲后,这位中年将领迈步走下台阶,朝着蒙仲抱抱拳率先打招呼道:“尊驾,想必便是蒙仲蒙司马吧?在下「信期」。”

    原来眼前这位中年赵将,便是奉命值守宫廷的赵国将领信期。

    见此,蒙仲连忙抱拳回礼道:“蒙仲见过……将军。”

    『将军?』

    信期微微一愣,继而脸上露出几许莫名的笑意。

    他看得出来,蒙仲这是不知该如何称呼他的官职,所以才用了一个含糊的“将军”。

    而事实上,信期可不是什么将军,他是「宫伯」,是「宫正」的佐官——宫正即掌管王宫戒令、纠察违令之人的重臣,由卿大夫担任。白昼按时检查宫中各殿人员的数量,记载在木板上以待考核;黄昏以及夜里则敲击木梆检查值守卫士;宫内有突发变故时,宫正亦有权封锁王宫甚至是调集军队。

    总而言之,但凡与王宫沾边的事,都要经手于宫正。

    而宫伯,则是宫正的佐官,直接统帅宫内宿卫的长官,一般情况下并不插手「考核宫内官员、侍从」等“文职”方面的事,只负责守卫宫内的治安与警戒。

    可以理解为,担任宫伯的信期,实际上就等于赵王何身边的近卫司马。

    而严格来说,只有带兵打仗的武职,才会被称为「将军」或「军将」,因此蒙仲称呼信期为将军,并不是很合适。

    不过这是小事,更何况信期也知道蒙仲并非赵国人,不熟悉赵国的官职,因此倒也没有在意。

    见信期仍上下打量着自己,蒙仲又解释道:“信将军,在下是得到君上召唤而来。”

    “我晓得。”

    信期微微点了点头,目视着蒙仲看似颇为和善地说道:“据我所知,是肥相在君上面前举荐了你。”

    “肥相?”

    蒙仲微微一愣,似乎感觉有些诧异。

    旋即,他见信期仍然在上下打量着自己,他疑惑问道:“那您……”

    仿佛是猜到了蒙仲心中的想法,信期抬起手,摆了摆手笑着说道:“蒙司马不必猜疑,信某只是得知肥相在君上面前推荐了一位少年英才,故而特来瞧瞧……呵呵。”他笑了笑,旋即抬手指向殿内方向,示意道:“蒙司马,请。”

    “……”

    蒙仲有些惊疑地看了几眼信期,抱抱拳从他身边走过,迈步走入殿内。

    此时,信期身边或有一名卫士低声对他说道:“宫伯,当真要让这小子接近君上吗?”

    看着蒙仲离去的背影,信期淡淡说道:“此子……是肥相举荐的人,肥相的眼光还是很准的,此子既然能得到肥相推荐,想来在德行上也不会有什么亏缺,不必在意。”

    听闻此言,那名卫士低声又说道:“可据卑职所知,此子与公子章、田不禋等人走得很近……”

    “你知晓的事,难道肥相就不知么?”

    信期打断了那名卫士的下,环抱着双臂目视着蒙仲的身影消失在宫殿内,淡淡说道:“先静观其变吧。……切记,莫要做多余的事。”

    “……喏!”

    他身后的卫士低声应道。

    而此时,蒙仲已迈步走入了那座宫殿内,四下打量着殿内的装饰。

    作为赵国邯郸宫的正殿,殿内的装饰其实倒也谈不上美轮美奂,不过那些雕饰都极为精致这倒是真的,但总得来说还是较为朴素,与蒙仲这些日子居住在宫内的那座偏殿,其实倒也差不了多少,充其量就是殿宇的大小,以及殿内的饰物有所不同。

    抬头看向正前方,在隔着约十丈左右的殿内深处,蒙仲看到有一名年纪与他相仿的少年正坐在一张矮桌后,略低着头,似乎在观阅着什么摆在矮桌上的东西——待蒙仲走近一瞧,才发现他是在观阅一册竹简。

    这位少年,正是蒙仲前一阵子在宫筵时见到过,赵国如今的君主,赵何。

    不得不说,蒙仲从未在这种较为正式的场合请见某个国家的君主,虽然在进殿前,他已经将自己随身携带的佩剑交给了殿外的卫士,但他对于宫内规矩的了解,也就只是这种程度了。

    看着殿内每根柱子旁所立着的,手持长戟的卫士,纵使是蒙仲,此时也颇有些手足无措,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或者说,该用什么样的礼仪。

    在犹豫了片刻后,他索性径直朝着赵王何走去,直到走到王阶下,他躬身施礼:“外臣蒙仲,见过赵……君上。”

    其实当蒙仲向自己走来时,赵王何就已经注意到了,并且,赵王何也发现蒙仲似乎并不晓得宫内的规矩或者礼节。

    不过赵王何也并未在意,在上下打量了蒙仲几眼后,轻声问道:“卿……便是宋国来的蒙仲?”

    “是的。”蒙仲抱拳回道。

    见此,赵王何便指了指阶下的坐席,轻声说道:“请入坐。”

    “多谢君上。”

    在谢过之后,蒙仲来到殿内西侧的坐席坐下。

    此时又听赵王何问道:“卿,多大年纪了?”

    “臣今年一十六岁。”

    一听这话,赵王何脸上露出几许惊讶,因为他今年也十六岁。

    『明明与我岁数相同,然而此人却能率五百兵,击破齐国数万军队……』

    回忆着肥义对自己所讲述的,赵王何看向蒙仲的目光中,充满了好感。

    诚然,他的身子骨并不强壮,性格也略显懦弱,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对那些勇武之士就没有好感,事实上恰恰相反,他与赵主父、公子章一样,同样敬佩那些勇武之士,并且希望与他们亲近。

    毕竟,当世本身就是一个崇尚“武”的世道。

    “寡人听肥相说,蒙卿年纪虽幼,却是一位良才,此番跟随主父征讨齐国时,曾率领五百兵卒击破数万齐军……”

    “君上谬赞了,臣只是趁其不备偷袭而已。”

    “即便是偷袭,能以五百兵破数万人,那也是一件很了不得的事了。……能对寡人讲讲当晚的经过吗?”

    『呃?』

    蒙仲惊讶地看着赵王何,他发现,这位赵国新君似乎对此很期待的样子。

    见此,他遂将当日夜袭齐营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赵王何,并且按照赵王何的要求,讲述地十分详细。

    随后,在蒙仲讲述的过程中,每当他讲到惊险处时,总能听到赵王何的惊呼,尤其是当蒙仲讲述到他与乐毅在手下仅仅只有五百人的情况下,毅然杀入齐营深处,且此后将东南西北中五个营区搅地天翻地覆时,只见赵王何攥着拳头,满脸激动之色。

    整个讲述了一个半时辰,蒙仲才讲述完这个故事。

    此时,就见赵王何长长吐了口气,脸上的神色仿佛颇为满足。

    他忍不住称赞蒙仲道:“卿与卿麾下的士卒,真乃猛士也!”

    “君上过赞了。”蒙仲谦虚地回答道。

    看着面前这位与自己相同年龄的少年猛士,回忆着这位少年方才讲述的惊险经历,赵王何对蒙仲的好感直线上升——毕竟是同龄人嘛。

    “卿是宋国哪里人?”

    “景亳蒙邑。”

    “景亳?那是在哪?”

    “唔……君上可听说过商丘?”

    “商丘寡人知晓。”

    “景亳,就在商丘北侧数十里处,而蒙邑,即景亳城城郊的乡邑。”

    “哦。”赵王何恍然大悟,旋即又问蒙仲道:“卿家中还有哪些亲人?”

    “臣家中还有母亲与妹妹。”

    “父亲呢?”

    “家父在早些年宋国与魏国的战争中战死了。”

    “呃,请节哀顺变。……卿是家中的长子?”

    “不,臣是次子,我有兄长叫做蒙伯,不过在几年前,在攻伐滕国的战争中战死了。”

    “呃……请节哀顺变。”

    接连两次提及对方的悲伤之事,赵王何亦感觉有些内疚,有些口不择言地说道:“我的母亲,亦在早些年过世了……”

    『……』

    蒙仲颇有些意外地看着赵王何。

    他当然知道赵王何的母亲「吴娃」在四年前过世,甚至还知道吴娃在临死前恳求赵主父将王位传给她儿子,以至于赵主父如今对此事万分后悔。

    可这位赵国新君提这事做什么?

    『难道是因为不慎提及了已逝的家父与家兄,心中内疚,故而他也提及了一桩失去亲人的事?……还真是一位性格蛮好的新君啊。』

    蒙仲暗自猜测道。

    仔细想想,这事倒是很有可能。

    『还真是一位性格挺不错的新君啊。』

    蒙仲暗自想道。

    此后,蒙仲按照赵王何的要求,又讲述了一些他亲身经历的事,比如小时候生活在蒙邑的琐事,比如拜师庄子等等。

    一直聊到天色接近黄昏,蒙仲这才起身告辞:“君上,时辰也不早了,臣该告辞了。”

    见此,赵王何转头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见天色果真如蒙仲所说的那般,脸上不易察觉地闪过几丝失望,旋即他对蒙仲说道:“卿明日还来么?”

    『啊?』

    蒙仲愣了愣,略带几分迟疑地说道:“倘若君上召唤,臣……不敢推辞。”

    听闻此言,赵王何脸上露出了高兴的神色:“那,明日还是这个时候,寡人在此等候。”

    “……”

    略有迟疑地点了点头,蒙仲离开了宫殿。

    刚迈步走到殿外,他就看到赵相肥义正站在殿外的走廊上,笑吟吟地看着他。

    “肥相是来请见君上的吗?”

    蒙仲走上前去,与肥义打着招呼。

    然而,肥义却笑着摇了摇头,旋即在上下打量了几眼蒙仲后说道:“蒙司马,陪老夫走走,可否?”

    “……”

    看着肥义脸上那堪称慈祥的笑容,蒙仲徐徐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