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书阅小说网 www.shuyue.la,最快更新[综]拯救悲情人物最新章节!

    有这么一个危险的男人,霸道的男人,一心习惯了掌控的男人,柳柳觉得自己似乎没有什么拒绝的余地,或者说,从她的内心来说,从任务的角度来说,她好像也没有什么可以拒绝的。

    或许,会有人说,柳柳这样好像很委屈,很不像一个现代的崇尚自由的女孩子,可是要是你,穿越了这么多位面,而且还多半是古代的位面之后,对于先婚后爱什么的那就基本没有什么排斥了,更不用说,人家还是很有些人性化的,最起码这样配给的男人没什么渣男,不用担心受到什么伤害之类的,所以柳柳对着这些真心是没有什么觉得为难的地方。

    更要紧的是,像是她这样已经用无数位面的婚姻坚强过的身心,对于嫁人什么的已经能很淡定的对待了,嫁的好自然大家满意,皆大欢喜,然后来个恩爱的结局,就是嫁的不好,她也自有自己的生存方式,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实在是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所以当第二天那个表里不一,很有些强势的男人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柳柳已经能很平静的,很温和的对着电话说出这样的话来:

    “看起来,这一次的婚姻,花泽先生您很期待的,既然孩子们都觉得合适,那么我又有什么可以反对的,作为父母来说,孩子还是最重要啊,对于能给孩子们一个完整的家,我也很高兴,是的,那么就这么说定了,只是英雄那里,希望您多费心些,这个孩子可能需要些时间来接受。”

    柳柳淡定的同意了结婚的事儿,还能说的这样的理智,平淡,这让电话那一头的花泽衡也有些诧异,忍不住上挑了眉眼,好在这里没有别人,不然,只怕会让不少人尖叫起来,这样的温和的脸做这样的表情,居然透露出了几分邪气来,或许这家伙以前年轻的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和西门他们能有的一拼了呢!

    “好的,知道了,既然是要组成一个家庭,那么英雄也会是我的儿子,自然是会用心的。”

    说道英雄,花泽衡眼睛又闪了一下,这个孩子,花泽类有个兄弟其实真的是很不错的事儿呢,最起码将来能有个帮手,比f4这个组成更加紧密,不会背叛的帮手,实在是太让人期待了,还有那个芯爱,有了弟弟妹妹需要照顾,类这个孩子或许能更加的容易走出自己的世界,也更容易获得温暖,这样说的话,选择一个有孩子的女人,还是个类喜欢的女人,真的是一举数得呢。

    就是为了类,他也一定会好好的对待这两个孩子的,恩,表示关心的法子什么的,花泽衡表示,带着孩子去做体检什么的,绝对是个不错的注意,谁让英雄他们的父亲是白血病过世的呢,哪怕是以防万一,也是个关心人的绝佳理由。

    花泽衡是个有计划的人,一旦做下了决定,很多时候行动起来,那绝对是让人咋舌的速度,也是,作为一个成功的财阀,作为精英人士,有一点都是必学的,那就是犹豫不决永远都是大忌。

    所以没有多久,花泽家家主即将再婚的消息立马就成了街知巷闻的事儿,更让人诧异的是这花泽夫人的身份,居然是一名翻译家,一个知名作家,编剧,而不是什么其他企业的继承人,这实在是让人太意外了,甚至因为这个,已经有不少的版本流言,开始说起这二人的什么不得不说的故事,连着什么真爱的论调都时有人说。

    还有柳柳和两个孩子,也一同辈曝光了,居然还是韩国人,居然还是个带着拖油瓶的寡妇,这让多少日本的,爱慕花泽衡的中青年女士伤心啊,一片一片的,扫大街的估计能装上三四车玻璃心碎片了。

    最不意外的说起来倒是f4那几家人了,因为关系相对比较近,所以在柳柳被邀请去花泽家做客的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也隐隐有了些猜测,当然他们也更容易理解花泽衡的选择,毕竟类那个孩子的情况大家都是清楚的,柳柳是类第一个能这么亲近,这么喜欢的女性长辈,在能用婚姻的方式,给类补上那一份缺失的母爱的情况下,花泽家做出这样的决定,只能让这些人感慨,花泽衡对于花泽类的疼惜之情,只会说花泽衡是个好爸爸。

    而柳柳,他们感觉也都不错,像是其他三家的长辈们,都已经通过调查,还有几个家中的女人口里知道了这个人的人品,才华,也不觉得这样的人配不上这花泽家主母的身份,自然给与的就全都是祝福了。或许更多的是高兴,因为花泽衡的选择,使得花泽家没能继续联姻其他财阀,给这三家带来什么压力,这也是关乎他们利益的事儿呢。还有想的长远的,认为花泽衡这一手,还很有远见,如此情况下娶了这么一个女人,还是个带着拖油瓶的女人,年纪相对比较合适的女人,也从根子上断绝了将来有可能出现的兄弟争夺财产,家主位置的可能,避免了花泽家将来内乱的可能。

    不管别人怎么想把,反正柳柳终于还是和花泽衡结婚了,这是事实,不是什么很盛大的婚礼,不过是一个酒会,一场教堂婚礼,简单又温馨的婚礼,来参加的来宾也多是关系比较好的,亲近的人家,别的其他人没有一个被邀请的,至于女方的客人,也多是些柳柳的同事,或者是英雄他们的同学之类的。

    当婚礼结束的那一刻,柳柳的任务又一次完成了大半,她心里真的是一阵的轻松,接下来,只有花泽类了,只要让这个孩子恢复,像是个正常人一样生活,那么她这一次的事儿就算是完成了。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人物,那就是恩熙。还有一个重大事件,就是芯爱的身份。这样的事儿即使现在被躲了过去,将来还是会被知道的,没有什么秘密是可能被隐瞒一辈子的不是吗?

    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花泽类比较重要,这不是,藤堂静在法国落魄了,藤堂家破产了,这两件事儿首先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看着坐在沙发上一脸纠结的类,柳柳坐了过去,拦住了他,然后问道:

    “是在想藤堂静的事儿吗?”

    “妈妈?”

    类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继母,眼中很明显露出了渴求,他想要有人帮他,帮着他看清楚这一切,这一会儿的他,心里太乱,乱的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而他唯一觉得能体会他的心,能给他解惑的,就是这个妈妈。

    “我已经都知道了,你和藤堂静的事儿,怎么说呢,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说,这个女孩子真的是有点不知所谓呢,说起来,藤堂家破产,说是她害的也不为过,就是因为她在生日宴会上高调的宣布了自己的离开,这才让藤堂家的股票大跌,让敌人有了机会,这才导致了这样的命运,说是藤堂家的罪人也不为过。至于她自己,那更是有点自作自受的意思了。“

    说到这里,柳柳看了看类,看到他有点想要反驳,可是却又找不到反驳的理由的样子,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真是个善良的孩子,即使那个人对他这样的伤害,他还是不愿意别人说她的不是,只是藤堂静,你怎么敢,这样把她的儿子当成傻子耍,自己一边在国外过着美好的生活,享受爱情,一边又和类保持暧昧。她从来都是个护短的人,所以就不要怪罪她落井下石了。

    “说起来那个藤堂静能在国外生活的很不错,能事事顺利为的是什么?她一直都没有看清,不是她自己有多大的本事,一个刚毕业的孩子,能有多大的能力,多少的人脉,让她这样顺利?还不是因为她有一个家族在后面撑着?可是她自己看不到,看不到家族为她所做的一切,看不到父母的付出,反而把这一切当成了束缚,一心想要挣脱,用最最激烈的方式,不给自己留后路,也不给家族留后路,这才导致了这一切,而她心中所谓的事业,所谓的自由,在失去了支撑的大树之后,又能走多远?这才是她如今生活为什么这么惨的真正缘故,所以说,这一切说是她自己找的,都是可以的。“

    听到柳柳这么说,类也不傻,细细的一想,自然明白柳柳说的其实是在理的,从柳柳第一次和他们说起所谓的权利和责任的关系,他们就已经有所感悟了,这些年,也常常参加一些公司的事务,时间长了,即使是在无知的孩子,也能看清楚一些这个世界的厉害关系,知道这所谓的黑白之间的灰色,知道利益所代表的一切。

    可是知道归知道,花泽类还是有些不忍心,看着以前喜欢过,当做唯一的温暖来源的人,如今这样的不好,所以抬头皱着眉头问道:

    “可是静,她该怎么办?我又该怎么办?“

    “这是她必须付出的代价,也必须经历的,人总是要为自己做过的事儿负责不是吗,再说了,你现在看着她好像过的不好,可是你该知道,这其实已经很不错了,听说她父母最后还给她汇了一笔钱,数字很不小的样子,给她作为最后的生活费,从这个角度来说,她的父母真的是很爱她,犯下这样的大错,都能一心想着她,把自己最后的资本都全给了她,如今只要她能大彻大悟,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拿着这笔钱,未必不能站起来,也许这也是她父母希望的,希望她经历了这一场动荡,能真正的长大,懂事,生活就是充满了磨砺的,这对于她即是磨难,也是机会,想想我,当初比她惨多了,还不是一样站起来了吗。大家族给与孩子最宝贵的东西,不是那些钱财,不是那些珠宝,而是知识,是教育,只要运用得当,还是很能成功的。“

    柳柳把自己一搬出来,类立马什么话都没有了,可不是,他在担心什么?静如今的情况比妈妈以前可是好多了最起码吃穿不愁,手里还有一笔启动资金不是吗更别说静向来都有些要强,想来就是自己想要帮助她,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去了,也只能让她尴尬,让她觉得难堪罢了,还是再说吧。

    三言两语,柳柳就打消了类心里的纠结,还有那种担心,花泽衡在楼梯上头,无声的笑了,果然,这个妻子真的是娶的很合适的呢,看看类,如今多理智。说起来,当年对于静那个孩子,他也是喜欢的,曾想过以后让她成为类的妻子也是可以的,可是没想到,这孩子越长就越歪了,脑子里也不知道想些什么,不但自私自利的厉害,还有点自以为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还学什么钓鱼,把自家儿子当宠物耍。所以说起来,藤堂家最后会破产,还真是活该呢。

    当然他心里还有一点那是怎么都不会说的,那就是那个藤堂家会破产其实还少不了他们四个家族的出力呢,敢耍他们的孩子,那么就不要抱怨他们享用这丰厚的分割肥肉的游戏,商场从来不需要怜悯,从来不需要同情,报复的手段也永远是血淋淋的。

    不过最后,他们到底还是仁慈了一把,毕竟是多年看着长大的孩子,所以最终藤堂家汇给藤堂静的那一笔钱在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情况下放过了,不然的话,这会儿那个藤堂家的小姑娘估计就要打工过日子了。

    “类,今天跟我去公司吗?“

    花泽衡一边走下楼,一边开口,把楼下说话的两个人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看着柳柳起身过来,帮着她整理衣裳,不等类的回答,又对着柳柳说道:

    “晚上有个宴会,一起去吧,你要是不在身边,我可是不容易摆脱那些女士的纠缠呢。“

    这是什么论调?这是在显摆自己有多受欢迎吗?这可是在孩子面前呢,柳柳觉得她嫁给这么一个厚脸皮腹黑的,真是心塞啊。柳柳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转眼又想到了自己的教养,努力又恢复了温和的表情,淡淡的说道:

    “知道了。记得来来接我。“

    即使恢复了表情,这语气里那一丝淡淡的不满,淡淡的恼怒还是听得出来的,特别是要求来接人,更是有点小傲娇的样子。这让花泽衡心里很是乐呵,喜欢,感觉自己逗弄了妻子,很得意。

    另一边听到自家父亲这么说,类也是一脸的笑意,这才是他心中完美的家呢,父母恩爱,说一切俏皮话,有一点小抱怨,让整个家好像都浸在温馨的气氛里,所以难得也凑趣的说道:

    “那么说的话,我和英雄,芯爱就是只能陪着爷爷吃饭了?老的老小的小呢。真是太可怜了。“

    柳柳忍不住睁大了眼睛,看了类一眼,心下一动,立马很是配合的转头问花泽衡:

    “这是我们类吗?居然也知道打趣父母了?不是外星人易容的吧。“

    这话一出,屋子里立马就是一阵的笑声。花泽衡心里很是感慨啊,自从有了妻子,这个家又有了欢快的气氛了,真是太好了。

    这样的太好了的感觉只是维持到他到了公司,就立马不好了,因为柳柳忽略的事儿终于还是来了,尹教授终于还是通过辗转的方式知道了崔家的情况,给花泽衡来了一封信,是的,一封信,不是本人,也不是其他什么方式,只是信件,而且还是希望他们能配合查证的信件,而他们自己人呢?在尹夫人的哭闹,不想把恩熙送走的哭闹中,一家人已经离开了。全体搬家去了美国。

    说起来,原本他们是不需要这么做的,毕竟柳柳已经离开了韩国,他们就是住在韩国也没有什么,可是谁让他们心虚呢,谁让尹夫人有点被害迫想症呢,一开始当查到柳柳他们医院登记地址的时候,那是一阵的呼号,说是那样破败的地方,怎么可能让她的恩熙回去什么什么的,弄得尹教授都有些头疼了,等着知道他们搬家到了首尔,又说什么,不知道沦落到什么地方去了之类的,一心阻止尹教授查证,等着后来因为柳柳和花泽衡的婚事,两人上了经济版,被报道之后,尹教授从上面叙述的柳柳的家庭情况中,看到了两个孩子的名字,居然和自己查证的,那个搬家的亲生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