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书阅小说网 www.shuyue.la,最快更新[综]拯救悲情人物最新章节!

    柳柳觉得穿越真的就是一个技术活,上几次穿越也就算了,没什么可说的,配角呗,那不是炮灰就是模糊化的命,相对也不算是太差,可是这一次又是个什么说头?她这身份,也太虐身虐心了吧!

    你猜猜,这回柳柳成了谁?说出来全是口水啊!居然一脚就踩到了妓院里了,还是丽春院,最牛的是身在妓院,居然还能有个五岁的儿子!你说说,这叫什么事儿?而这个儿子的名字,更让人无语,因为那叫小宝。

    明白了吧,这是到了鹿鼎记了,还是前传,连着剧情开始都没有呢。你说柳柳心里该有多郁闷?最可气的是,这一次的任务物品。指明了说,是要皇宫的一样物件,式样款式不定,也就是说,这是强制性规定了,这转换猪脚命运的底线,就是一定要让韦小宝这个未来的鹿鼎公进宫,成为小桂子才行。

    太让人泄气了,刚到的那一瞬间,她都想过是不是立马带着韦小宝离开这是非漩涡的扬州远远的呢,谁知却不行了,这可怎么好?虽然不是第一次带孩子,当单身妈妈,可是这妓院,还是让她觉得不适应,人家前些日子还是宰相千金,官宦夫人呢,这一转眼就成了社会的最底层,这差距太大了,心理上怎么也拗不过来也是正常的。

    不过等柳柳在床上躺了半响,想了个遍之后,她又发现了自己新的可以缓转的余地,第一步,这离开丽春院是一定的,最起码这□□的身份那是一定要消除的,从良,也算是让自己能有个清净日子,只是这离开也要有个讲究,一来这世道,单身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想要孤立无援的生活还真是没有可能的,所以最终或许,她还是需要依靠这丽春院一些,这年头,能在这扬州这样的大城市中开妓院的,那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没有点后台怎么可能。更别说没有那些黑道上的人,这妓院遇上个打打杀杀,赖账挑事儿的也不能摆平。所以这丽春院的势力可以说还是很有些威慑力的。是柳柳需要依仗的对象。不能随便就放弃了,不然自己能不能活着都成问题了。

    至于第二步离开之后,她也想过了,一来让小宝学点东西,不管是识字还是武功,不用太好,只要能看得懂简单的书信,手脚灵活就成,有些基础也就是可以了,这年头已经是武林的末法时代,从原著中那些所谓的大侠的武功中就能看出一二来,按照威力等级来看,即使是穆念慈的功夫,估计在这里也能称得上好手了。挑点不打眼的,让孩子有个好点的基础,那绝对没有问题,将来他遇上了其他武学的时候,学起来也能快点。最要紧要教小宝的却是药材和医术,在宫里想要生存,最重要的就是这个,而且也这东西学了很有些神不知鬼不觉的味道,只要他自己不出去嚷嚷,没人能想的到的。

    最后就是故事了,她离开了妓院,对于韦小宝来说,对于人情世故,奸险狡诈上的认知估计就不会像是原著中那样的刻入骨子里,这对于他的以后可真是没有什么好处,唯一补救的办法就是,一来让小宝时不时的还往丽春院走动,权当是自己派他去联络感情,二来用自己无数的什么宫斗,什么宅斗的故事教导,想来在这样的熏陶下,这孩子绝对不会长歪的,肯定能成为超级芝麻包。

    心下有了主意的柳柳,啊,不是如今那是韦春花了,瞧瞧这都是什么名字,也太那个啥了,俗,俗到了家了,这一辈子,这个女人最大的本事或许就是生了一个能成为超级猪脚的儿子了,当然,颜色好也是有的,十六岁的时候生下了小宝,这会儿正二十出头,年岁正好的时候呢,若不是颜色好,人机灵,也当红,当初,这孩子也没法子生下来,那老鸨都能弄死她。

    韦春花昨儿没有客人留宿,难得在自己的屋子里陪着儿子睡,一觉醒来就是日上三竿,这也是妓院的特色,晚上才是最热闹的时候,早上?那就是集体休整的时候,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柳柳有功夫好生的脑子里琢磨自己的事儿,可刚起来,又忍不住看看谁在一边的小子,皱起了眉头。

    这孩子也跟着妓院里的作息,晚睡晚期,这样下去,不懒散了去才是怪事,可见这出去的事儿要尽快办了,最好今儿就办了,不然,若是晚上来个客人什么的,你让柳柳怎么办?虽说这些穿越的时空中她也嫁了不少人了,说起来也算得上是久经人事看,可每一世,她都是规规矩矩的嫁人,完全就是良家女子的做派,说白了就是权当自己是转世投胎没有喝孟婆汤处理的,没有半点的心理压力,可要是换了这里,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她还真是没法子接受。

    柳柳正坐在床沿上,想着自己该怎么离开,想着这原身藏的那些个家底还有多少,床里头,小宝已经醒了,小手揉着眼睛,迷迷蒙蒙的一睁眼,就看到自家娘坐在床沿上发呆,忙一个激灵起身,从后头抱住了柳柳,一叠声的问道:

    “娘,娘,你怎么了?黄大仙上身了?”

    看看,这就是韦小宝,这话说的,真是气人啊!柳柳没好气的一个巴掌拍了下去,把那肉呼呼的小手从腰上扯下来,转头骂道:

    “浑说什么呢,老娘要是黄大仙,你是什么?狼崽子?”

    每次转换一个身份,一个身体,柳柳觉得她的性子就会发生一点变化,就像是这韦春花的身体记忆这会儿就在影响着她,嘴上说起话来,也带上了几分粗俗。若不是前一世那宰相千金的教养摆着,估计这说出来的话还能在吓人些。

    这韦春花,那纯粹就是靠脸蛋吃饭的,真心说不上什么本事,唱曲?从来就那几句,琴棋书画,更是一窍不通,看看韦小宝不识字就知道他娘会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了,更别说什么规矩,礼仪,这妓院里头不讲究这个。若是说还有什么拿手的,那估计就是会给客人灌酒了。这还真是说不上能算个本事的。

    “小子,和你说啊,老娘想过了,咱们怎么的,也要出去,你大了,在这院子里长大,以后说亲可怎么办?就是将来找个活计也不容易,没的让人瞧不起,若是娘从良了,过上些年,等你十几岁了,那时候人家估计早不记得你娘我的过往了,那时候你也能堂堂正正的做人不是。”

    知道这韦小宝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即使如今这孩子不过是五岁,柳柳也没有把他纯粹的当个孩子,所以很是像样的把这事儿和他说了说,当然她也想听听这个注定不会平凡的孩子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可惜,再牛的孩子,在还什么都不懂的时候,也依然是个孩子,虽然比寻常孩子强些,也就只是强了些,小宝睁大了眼睛,只是看了看韦春花,就开始翻白眼,然后痞赖的说道:

    “我说,花姐,娘啊,你今儿没发烧吧,离了这里我们吃什么?喝什么?住哪儿?你存了多少银子?赎身的银子可不少。你有钱嘛?昨儿你还刚买了支桃花簪子呢,别以为我不知道。”

    听听,这是个五岁孩子说的话?现实的像是个十来岁的孩子一样,只是相比而言,对于这突然有了变化的娘,却没有丝毫的警惕,想来是真没有看出什么来,怀疑一切的意识要加强啊!听得柳柳心里就是一动,又给这孩子多了一份课程,只是对于这现实的本质,心下忍不住就想笑,想想以前书里,电视里看到的,这韦小宝刮财的本事,想来在这个时候就算是开始体现这贪财的本质了呢。

    “谁说娘没银子的?啊!你小子知道些什么?”

    柳柳用自己那雪白的像是葱一样娇好的指头往小宝的头上一点,轻声说道:

    “你以为,你娘就这么没有个成算?打有了你开始,娘就在攒银子,那些花销,不过是给人看的,让人看到我手里散漫,这样才不会有人一心想着从我这里多掏点东西出去,才能存的住。舍小钱,藏大钱,懂不懂。”

    柳柳要为自己的银子找点出处,真是造孽啊,上一世刚存了好些私房,这一次只怕又要往外头撒了,怎么就不能连着让她多存几回呢,当然,这一世也就是这时候了,等着小宝这孩子开始大把的捞钱,想来到时候自己银子也不会少,这什么宝藏,什么贪污受贿,小宝可是好手。

    柳柳脑子动的飞快,想想原身的存银,说起来柳柳这话说的倒是也没错,其实这韦春花确实不是个没有成算的,为了儿子,也的确开始存银子了,只是这地方,那原本就是个销金窝,花银子大手大脚,基本上是这里的姑娘们都习惯了的生活方式,更别说还有个一心想把姑娘们掏空的老鸨了,哪里能存下多少,左不过也就存下了不到七八十两上下。而韦春花的赎身银子却不少,就她这个年纪,还能为丽春院挣大把的银子,这样的情况下,老鸨给定下的赎身银子那是一年一个价,估摸着不到人老色衰,那价格是跌不下来的。就柳柳记忆中可知的,一个和她差不多情况的姑娘,前些日子让人赎身去做了小妾,那就足足给了八百两银子的赎身钱,就韦春花这积攒的速度,哪一年才能攒到这样的大数额?若是没有半点的外力,那一辈子就别想逃脱了。

    只是如今不一样了,上一世三十多年的积攒,柳柳在空间里存下了不下五千两的银子,甚至还很有远见的,把其中不少都换成了碎银子,无论到了什么地方,拿出来都不惹眼。还有不少都是些简单的首饰之类的,能拿出来随时随地当钱使唤,要是她想要赎身,当场就能拿出来,当然这赎身什么的,还是需要从长计议的,能少花就少花,只是这个还需要这儿子配合一下。

    “儿子,娘和你说啊,娘存的银子有七百两了,前些日子,那花娘赎身也就是八百两,咱们这银子估摸着也差不多了,只是能少些就少些,等着脱身了,咱们还要过日子呢,可不能随便就全给了妈妈了不是。所以娘想过了,今儿开始,我就装病,瞧,这是娘准备的药,只要吃下去,就会开始咳嗽,很像是得了喘病或者是肺痨一样的病症,可偏偏又诊断不出来,这样一来,时间长了,妈妈看着我不能给她挣钱了,自然也就愿意放我了,价钱也好说,必定省了一大笔,能少花些银子。如今唯一的问题是,儿子,你要出马,比如急着找妈妈请大夫,比如大夫来的时候装哭,这都是你的活儿,知道不?”

    柳柳从怀里,其实是空间,那出了一包药,那是她以前从武侠世界收集的东西,就在杨过那个地界,有黄药师在,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弄不到?当时只是好玩,不想这会儿倒是派上了用处了。

    柳柳是满含希望的看着儿子,可小宝这会儿的表情却很奇怪,满脸的不信,斜着眼睛,看着柳柳,毫不客气的说道:

    “你能存这些?骗人的吧,估计还不如我赌上几把来的快呢,好吧,就算你有钱了,可以赎身了,那出去后,咱们以后怎么办?住哪儿?别骗我啊,没有想好,我和不和你冒险,要是惹了妈妈,以后还不是咱们自己吃亏。”

    人精子吧,这么小,就这么周全,柳柳欢喜的很,觉得这小子其实资质比杨过都好,就他这样,谁能糊弄他啊,只有他卖别人的份。

    “怎么没想好了,我小时候也学过刺绣,只是到了这里之后,那东西是用不上了,这才在没有动过手,这里的人都不知道我还有这个本事,等咱们出去了,娘我就给绣庒做活,哪怕是做做帕子,做做荷包,也能挣饭吃,还有啊,娘还会做绒花,这东西咱们这里不喜欢,所以做的人不多,做的好的更不多。可是北面可喜欢了,娘做了,你就拿去卖给铺子,估计也能换不少钱,再不行,以后我们还靠着这院子里,和妈妈说好,我给这里的姑娘们做衣裳,价钱比外头其他人家低些,当院子里的针线娘子,难不成还不能干?住的地方,倒时候就寻个离着这里近便些的,像是后头那一条街,那里院子租金也低,好些人也认识,不是在这和附近干活的,就是街面上摆小摊的。若是有人欺负咱们,也有个能求救的人,儿子,你说呢,成不成?”

    柳柳耐心十足,一一给小宝说清,这小子若是不能说服他,估计自己这早点走人的计策还真是没法成,这孩子可不会给你面子,说不得就耍赖不配合了,那可就麻烦了。

    小宝听了点了点头,煞有其事的评论起来:

    “若是这么说,娘,你还算是有点本事,比我以前想的好多了,还以为你除了给我找干爹,就没别的拿的出手的了,只是娘,还有个事儿,你说说,你这本事都是哪儿学的?你既然这样好,怎么我那亲爹就没想着把你带走呢?”

    这一问孩子真是把柳柳问住了,她要怎么说?说起来她韦春花的原身,就是个寻常的破落人家过不下去情况下卖出来的孩子,被卖的时候也不过是七八岁,连着家人的记忆都不怎么清晰了,还能记得什么?还有那个小宝爹?她哪里还记得,那时候她刚疏拢了头,开始接客,生意好的很,几乎每天都是不同的客人,哪里知道让她怀上小宝的是哪一个?

    当然,对着小宝不能这么说,最起码在这身世上不能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