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书阅小说网 www.shuyue.la,最快更新[综]拯救悲情人物最新章节!

    连着两次进入到武侠剧情里,柳柳觉得自己似乎也要变成武林人士了,甚至在回到现代的时候,脑子里也不断的想起那些招式什么的,琢磨着到了新时空之后,有多少自己能重新捡起来用的,还忙乎着在自己的空间里塞东西,上一次那些米面粮油可是派上了大用处了,若不是那些东西,一开始的时候,她和杨过估计真的能让吃饭问题给憋死。

    顺带的,柳柳还哀叹了一下自己的库存金银,为了杨过,她真是出血出的不小啊!连着再上一世,劫富济贫弄来的好些自己喜欢的首饰都填进去了好几样,真是亏了。下一次又该好生琢磨一下,去哪些贪官污吏家搜刮一下了。

    存着这样的念头,神奇的,柳柳第一次没有了穿越综合症,没有什么发呆,伤神,或者空牢牢的时候,或许这是因为,这一次时间比较短,只有不到十年的时间,或者是因为这一次她只是个寡妇,唯一的牵挂就是那个儿子,还是个托付好了人的儿子,所以放下的很干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好现象,因为这个,连着回家的时候,自家老娘让她相亲,她都没有翻脸,这让单位的心理医生都觉得简直就是个奇迹,决定上报一下,研究一下缩短穿越时间对工作人员的心理影响问题。

    有休假,自然就有继续工作的时候,柳柳忙忙碌碌了一个礼拜,又一次开始了她的穿越之旅,不想刚进入新时空,就被噎了一下,这可好,这是为了撑托一下,还是为了对比?怎么自己一下子就成为了宰相千金了呢!

    哈,你们猜不到吧,柳柳居然进入了《追鱼》的故事里了,还是个那个金牡丹,那个鲤鱼精效仿的对象。

    说起来,小时候柳柳陪着家里的外婆看电视也是看过这个故事的,还是越剧电影,觉得这鲤鱼精很不错,很厉害,反正一切都很完美的样子,可是等着她长大了,懂事了,再去看,就发现这里头实在是很多问题啊!特别是那个真的牡丹小姐,那真是要多惨,就有多惨。

    你说金宰相想要悔婚?这个不好?也是,确实有点失信于人了,对着当年好友有点那个人走茶凉的意思,可是从金宰相还能够让那个张珍在自家安心读书,就能看出,这人吧,说起来也就是势力了些,说不上是什么坏人,最多就是利益上想的多了些,这也是人之常情,都是宰相了,本来就是位高权重的,哪里还能看的上一个父母双忘,一无所有的人做自己的女婿呢,就是不为了别的,为了将来自家闺女的长久日子,也会自私一把。哪朝哪代当父母的不是想着让自己的孩子过得更好些。

    你要是还想不明白,那就换转一下时空,就像是现代,一个一无所有的孤儿,对上国家总理的闺女,你说说,就算是父辈当年是同学,那又如何?能有几分的可能?阶级的差距不是一个承诺就能拉近的。

    最最要紧的是,人家也没把张珍一竿子打死,都说了,金家三代没有白衣婿,也就是说,只要你自己争气,能考中功名,这婚事还是有指望的,(对于这大男人,这么大,都能成婚了,还没有一星半点的功名,让柳柳觉得,很有些草包。估计将来有成就的希望不大。)从宰相家的角度来说,他们做的也不是完全没有了人情味。也算是难得了,这可是在宋朝,宋朝对于文人,对于功名,那是最最看中了。

    说起来,这个张珍要是真有本事,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不是没有出路的,要吗聪明些,干脆些,主动放弃了这门婚事,转而求助一下,说不得这干脆,果决的性子,还能让这宰相多看重几分,帮着谋划一下他未来的前程生计什么的。要不就是骨气些,直接走人,直接退婚,你看不上我,我也看不上你!体现一下风骨什么的,也让人惊异一把!获得一些死脑经,老顽固,属于道德典范清流的赞赏,给自己留点名声,以求将来的进步。

    可他呢?除了读书,死扒着这婚事不放,就是在碧波潭边上自怨自艾,再接着什么动作都没有了,连着出走,叫嚷,表示一下自己的存在都没干,说白了,这太不男人了!人家能看上他才怪。

    所以真要是说起来,这宰相还真是没有做什么太出格的事儿呢,完全就是这张珍不争气啊!而金牡丹更是属于受害人了。人家傲娇,那不是她的错,宰相千金,只比那些公主,郡主差一些了,有的是底气,不傲娇才是不正常的。难不成让她给这白衣书生低头?怎么可能!大家闺秀也有自己的骄傲,什么嫌贫爱富,等级啊!同志们,那就是两个层次,阶级的较量了。再说了,谁规定人家宰相千金就不能有小性子了?谁规定人家就不能眼光高了?换了你,你能做到?现在恐龙女都想要个高帅富了,何况人家有那个条件呢,所以,对于指责金牡丹的行为,柳柳只能说,众人对于她太苛求了吧!

    而那鲤鱼精变换成她的模样,和张珍夜夜相对,她倒是得意了,享受了一把人间真情,人家张珍也得了个红袖添香,而金牡丹呢?在这个封建礼教大行其道的年代里,这名声生生就让他们两个给败坏了,这传出去,可让她怎么活?

    所以说在柳柳的眼里,那鲤鱼精和张珍的爱情,那就是建立在金牡丹一家痛苦之上的,也不知道这后来怎么观音就想着成全他们,让鲤鱼精剥去了鱼鳞当人了呢!难道说是为了让她也感受一番当人的苦楚?

    好吧,不管怎么说,好歹如今她成了金牡丹了,为了她自己的名声,为了好好当一回宰相千金,过上舒坦的大家闺秀的美妙日子,就不要怪她到时候辣手摧花了。

    说起来穿到这个原身身上,好处其实还是不少的,比如琴棋书画,哎呦,她居然一下子就基础完备了,果然穿越好处多多啊!至于这任务嘛,那个鱼鳞,好像有点那个残忍了点啊!要不让鲤鱼精自己吐出来?可以考虑一下的。

    柳柳躺在床上,不断的思考着,她这时候不过是十二岁,那个张珍还没有拿着婚书过来,相对的还比较自由自在,没有太多的烦恼,可以用心的想想这以后的路子该怎么办。

    最要紧的就是婚事问题,在宋代,特别是北宋,一个女人不成婚,估计还真是有问题,就是当个女道士,也容易给金家添乱,估计是没戏的,可是若是成婚,她又该嫁给谁?老实说,她真是谁都看不上啊!这个时代的三妻四妾制度,让她很难认同。虽说她从没有想过要在这个不同的时空,寻找什么真爱,可是也没想着去委屈自己,毕竟自己随时都能回去的。

    最后还有个大问题,那就是她老爹,那个宰相大人,居然还没有儿子,这更是让人觉得麻烦,难道这老男人有问题?所以才一屋子姬妾都不生,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

    咦,没有儿子!哈,她有法子了,大不了在张珍来的时候,她可以当个孝顺女儿,要求加个条件,那就是要过继她生的第二个儿子给金家,这样一来,若是张珍拒绝,那么金家若是悔婚也就有了理由了,那是金家为了自家的香火问题着想,在这个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年头,这金家就站住了理,没人能说出不是来,道德上也不会让人诟病。毕竟金家不嫌弃你家道中落,愿意兑现承诺,只是让你也反过来替金家着想一二罢了,没什么不妥当的。

    而若是张珍同意了,那也不是不可以,就金家这权势,估计那张珍也不敢有什么纳妾的心思,直接就能把他拿捏住了。这样一来,柳柳也不用再担心什么后院阴私,什么三妻四妾的惹眼了。

    要是情况再有个变化,比如那鲤鱼精还出来搅局,张珍还来个真爱什么的,那么好,她还有最后一招,就是像观音哭诉,等着那鲤鱼精被拔去了鱼鳞,自己拿到了任务物品,就自尽,用维护自己名声,不堪受辱的理由自尽,这样一来,直接就能让这鲤鱼精和张珍背上人命的负担,把金家洗白白,好歹也算是让原身偿还了一点养育恩德,让金宰相名声上去一个台阶,站到被同情的一方,而不是原本的戏剧中,倒霉了还有人喊活该的凄惨。

    柳柳定下了一二三三条路子,立马整个人都活泛了起来,人只要有了目标,知道了要怎么做,自然就会有了活力,即使是柳柳,这个穿越了无数时节,从心理上来说,已经是个老妖怪级别的人也不例外。

    “来人,我起了。“

    柳柳转动着眼珠子,嘴角含着笑,坐在床上,看着鱼贯而入的丫头们,心下忍不住又得意了一番。

    还是贵族生活好啊,想想上一世的山中打猎的生活,那真是一个天,一个地,两个极端啊!

    铜镜里娇俏的小姑娘一动不动,小心的看着自己的头发被身后的丫头梳理成形,忍不住眼角又看了看,一边捧着好些首饰,衣裳的丫头,围着自己,心里□□的,胡思乱想的,想着若是自己离开,又该带上那些好东西,补充一下自己的空间,就在她刚觉得想要偷笑,一边的月洞门外又走进来一个丫头,低头行礼,然后轻声说道:

    “小姐,方才外院有人传话来,说是有人持信来投,老爷去外书房接见了,让姑娘一会儿不用去请安了。“

    嗯?柳柳一愣,这是,难不成自己刚到,那什么张珍就来了?不会吧,不是说指腹为婚嘛,那应该两个人年纪差不多才是,自己才十二岁,算上虚岁,也不过是十三,那怎么就能来了?不应该呢,或许是猜错了?也许是别人?好歹是宰相家,富在深山有远亲,这年头想着抱大腿的人还是不少的,来投靠想要混个出路的也多,或许就是旁人。

    虽然告诉自己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可是柳柳还是有些不安,细细的想了想,最终忍不住一个皱眉,然后挥挥手,让人去再探了。

    事实证明,柳柳没有想多了,这来的还真是那个张珍,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柳柳才突然想起来,这个宋朝的时候,好像流行早婚,十一二岁出嫁都有,更别说是虚岁十三了,而张珍这个时候也不过是十四岁,所以真是要说人家不用功还真是不好说,毕竟十四岁没有功名也是正常的。

    呼气,吐气,呼气,再吐气,柳柳死死地屏住了想要发泄的脾气,把捏成拳头的手藏到了衣衫下头,这才稳住了大家闺秀的形象。

    只是她心里不住的哀叹,老天爷啊,同样是宋朝,怎么武林人士和官宦世家这里头差距这么大啊!还是人家金大大,因为受了晚婚晚育的影响,这才改变了武打小说中对于婚姻的要求?要是这么算,人家俞岱岩成婚的时候岂不是寻常人家当爷爷的年纪?哎呦,这样算,那当时自己还真是亏额大发了。

    “去,告诉爹爹,我有事寻他。“

    既然人家已经找上门了,那么也就是说她的战斗已经开始了,要站住正义的立场,要成为被同情的对象,要顺利完成任务,要。。。太多的事儿要做啊!

    金宰相来的很快,他本来对张珍找上门也有点一时不知道怎么处理,正好闺女找他,自然立马就顺坡下驴,先叫管家安排张珍去客院休整,然后自己屁颠屁颠的来见闺女了,当然这和金牡丹到底说了什么,别人是一点都不知道,就是金牡丹身边的下人社么的,也被这父女两个打发去看门了,没人听见,只是在见过了女儿之后,金宰相显然脸上多了几分慎重,还有几分思索,甚至还有隐隐的欢喜之色。

    等着第二日,金宰相再一次见到张珍的时候,态度什么的已经和原著有了很大的不一样,只见金宰相细细的把坐在一边,很有些坐立难安的张珍从头到脚的看了一遍,然后很是温和的说道:

    “我和你父亲是同窗好友,多年不见,想不到如今却是阴阳两隔了,好在他好歹还有你,也算是有了传承,不像是我,至今只有一女,说来真是,在这上头,福气还不如他呢。“

    这略带自嘲的话一出口,张珍就立马站了起来,连呼不敢当,好容易在金宰相示意下刚再次坐下,一边的金宰相又继续说道:

    “不说你和小女指腹为婚,我是你岳父这一点,就是光凭着我和你父亲的关系,我也是你长辈,不知道你的情况也就罢了,如今你来了,老夫自然要替你父亲好生督促你读书上进的,这一点你可愿意?“

    怎么不愿意,张珍一听,这宰相居然还认自己的这门婚事,这个人都松了一口气,他也是有些自卑的,只怕自己家如今没落了,让人看不起,被退亲,可是也正是因为没落了,再家里坐吃山空,很是颓废,还容易受人欺凌,所以也没有多想其他,就想着投靠岳家,想着指不定能重整家风门第,这才贸贸然寻了上来。来的时候,那是越走越心虚,越走越害怕,若不是回去的路费不够了,只怕这会儿他都逃回家去了。

    没有想到这宰相居然是个信人,明知道自己这一身素衣,行礼,随从皆无,还能这样说,自然是感动的不行的,忙又一次站起来,行了一礼,说道: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