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阅网 > 补天道 > 四一七 天崩地裂,千钧一发

四一七 天崩地裂,千钧一发

作者:离人横川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舒阅网 www.shuyue.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孟帅颤巍巍的往山上爬去,只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虽然是在水里,他也问到了一丝弥散开的硫磺味。刺鼻的味道提醒着他,此地危险,不宜久留

    这里根本不是什么死火山,分明是岩浆翻滚的活火山。只不过被那白蝶散人堵住了泄口,甚至采用了什么镇压的手段,把火山强行冷却了。

    然而他们这么一弄,把镇压火山的贝壳提走,恐怕就要引起一场大乱。

    乱不乱孟帅不管,只要让他逃出火山口,就算是爆发到天上去他也不管。

    如果单纯从水中浮上去,怕要半个时辰。好在他早就留了蜘蛛丝,只要抓住了一拽就能上去。

    但是麻烦的是,他设置的第一段蜘蛛丝,不知道被白蝶散人动了什么手脚,完全无法用了,只有自己游过这一段,再往上攀爬数十丈,到第二段蜘蛛丝的落点,才能乘坐上“电梯”。

    “该死的臭贝壳,死了不让人安生。还有十分钟,十分钟啊上帝保佑。”孟帅一面碎碎念,一面托着白也不住的上浮。这时候他也顾不得什么分段上浮了,料想以他火山巅峰的修为,一点潜水病还难为不住。

    薛明韵跟在后面,往下看了一眼,就见湖底一片金红,岩浆在脚底咆哮不止,心中栗栗,道:“好可怕啊。”

    孟帅连头都没回,道:“谁让你往下看了,你不看,不就不觉得可怕了么?”

    薛明韵道:“你这不是掩耳盗铃么?”

    又浮了一阵,眼见蜘蛛丝在头顶不过数丈,薛明韵便觉一阵水温渐渐变得滚烫,直如身在炉鼎之中,惊叫道:“水开了么?”

    孟帅道:“大姐,别管他了,这时候不能瞎想——”

    话音未落,只听轰隆一声,岩壁微微颤抖。地下的岩浆陡然冲起,静止的水面陡然化为巨浪,往上冲起。

    这时他们离着蜘蛛丝还有三丈

    孟帅一咬牙,道:“把手给我。”把手中的白也收回了黑土世界,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保密了。

    好在薛明韵心神大乱,只顾着抓住孟帅,哪还管的上白也?

    孟帅拉住薛明韵,身子索性放松,底下的水流猛地冲上,他便乘着水浪往上飞去。冲上三丈,半空中往后拍了一掌罡气,身子陡然转折,伸手一捞,捞到了被冲下的蜘蛛线。

    这时,金红色的岩浆已经冒到了他们脚底。

    孟帅狠狠一拉,蜘蛛丝弹力惊人,两人下坠了一点,然后猛地向上弹去

    刚刚下坠的那一瞬间,孟帅呼吸都停止了,他几乎感到岩浆要逮住他,把他塞入煎锅里。

    好在蜘蛛丝并没有让他失望,弹起的速度好似子弹出膛

    两边的水流飞快的往后退去,离着岩浆越远,水温越冷,皮肤飞快降温,几乎陷入冻僵。

    轰——

    身子一轻,人已经出水,两边的白浪托着他,迎着日光飞去,飞散开的水珠在阳光下闪烁,如千万虹彩珍珠。

    飞到半空,底下的火山轰然巨响,孟帅眼看着湖水下一刻被染成了金红色

    不好,就算在空中,还是会被热浪吞没的

    正在这时,薛明韵突然手中光芒绽放,一朵巨大的莲花迎空绽放,莲花瓣如螺旋桨一般,带着孟帅不降反升,飞快的往云端飞去。

    轰隆

    下一刻,火山彻底爆发了。

    岩浆冲向天际,一直冲出几百米高,铺天盖地的火山灰和热浪裹在一起,在山顶升起一个蘑菇云,蔚为壮观。

    孟帅只觉得一股热风扑面,人被吹离了数里地,脱出热风的范围时,感觉表面被烤焦了一层。亏了那莲花瓣状的飞行封印器着实给力,被火山灰打得啪啪作响,居然速度丝毫不减,一路往外飞去。

    过了好一会儿,火山的冲击浪消失,天上还弥漫着黑色的烟气浮尘,但好歹没有当初的浩大声势。

    因为莲花瓣封印器是薛明韵持有,孟帅被挂在下面,感觉忽忽悠悠没有着落,但大难不死,一身轻松,被凉风一吹,几乎有些困倦之意了。

    只听头顶薛明韵长叹一声,孟帅奇道:“这都逃出来了,你怎么还叹气啊。”

    薛明韵没精打采道:“这封印器可贵了,是算在珍品里面的。一开封就算我自己买了,拿出去是二手的,价钱降下一大半,损失太大了。”

    孟帅好笑道:“姑娘,咱们要做财主,可不要做财奴啊。凭他什么好东西,到底是身外之物,换一条性命还是非常值得的吧?”

    薛明韵气咻咻道:“做我们这行的,要有你这样的思想,早晚赔的连裤子都不剩。”

    孟帅道:“为什么封印器开封了就不值钱了?只要保养得到,元玉充足,二手的和一手的封印器本是没差别的。有的时候用熟了的反而更好。”

    薛明韵道:“若是在五方世界,你说的一点也没错。但你要想想这大荒什么人才用得起封印器?那都是最有身份、最有钱的一小撮人,他们就是不爱用二手的,一定要原装的,为了身份体面。”

    孟帅恍然,这就是奢侈品的思维了,要的不是那东西,是那逼格,自然用别人剩下的就跌份儿了。

    两人拽着莲花法器飘飘悠悠飞行了一会儿,突然看见远处有几点亮光,孟帅一惊,道:“有人过来了”

    薛明韵也看见了,连忙降下云头。两人落到了山林里,仰头看去,只见几道光彩飞过,是不同的封印器和坐骑驮着好几位先天以上的高人飞去。

    孟帅看他们的方向,是往火山那边去了,想必是鼎湖山的人去查看那边火山爆发的情况,毕竟对于炼丹师来说,有火山就有火脉,可以供人炼丹,是鼎湖山重要的财产,便摇头道:“应该看不出什么端倪吧?”

    薛明韵道:“火山爆发了,还能有什么端倪?唉,可惜那巨鳄应当没法活命了吧?可惜了。”

    孟帅不觉得有什么可惜,只道:“以后那山林可就是鼎湖山的圈地了,料想再也没有其他的故事发生了。”

    薛明韵道:“好在我已经捞足了一票,就算埋没了,也不可惜。”撸起袖子,露出手环,看了一眼叹道:“他们还活着。”

    孟帅拿出珍珠贝,现在贝壳已经收拢的只有篮球大小了,道:“你说他们三个?”

    薛明韵道:“嗯。是我心坏吧,我真有一瞬间希望他们都死了,我也不用费心怎么安置他们了。”

    孟帅道:“你早说啊。在火山爆发的时候发生意外多正常?现在倒难为了。”

    薛明韵道:“这些险恶的话,于嘛要说出来?唉,是我自欺欺人,这才左右为难。你说现在怎么办?”

    孟帅道:“你不打算杀人?”

    薛明韵道:“最好不要。”

    孟帅道:“如果杀了他们,能追溯到你身上么?”

    薛明韵道:“直接动手可以。各家的嫡系弟子都有手段。我们这些虽然不是最顶尖的大宗,但也是嫡系里面比较被看好的,下来的时候都带有各种手段,一旦发生命案,是可以查到凶手的。可是如果是间接害死……那就难了。”

    孟帅道:“是啊,现在他们被困住,只消几天不饮不食……你们什么时候结束,定下主事之人?”

    薛明韵道:“这次成丹节结束吧,大概需要十来日。”

    孟帅哦了一声,道:“那倒简单,把他们都关起来,或者流放,让他们到时候不能到地方,只有你一个人做成了生意。还怕主事之位旁落么?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他们只能回本家去,也不会给你添堵了吧?”

    薛明韵眼前一亮,道:“是个办法。不过哪有荒无人烟,让他们走不出去的地方?虽然大荒偏僻的地方多,但他们都有些本领,不会被困住太久的。就算有那种地方,也在万里之外,我们哪有时间送他们过去?”

    孟帅一笑,道:“若你信得过我,不如交给我处理。”

    薛明韵道:“自然信得过你。不信你还信谁?好吧,在做主事之前,不要叫我看见他们。”

    孟帅道:“刚才师父走的匆忙,也没多问。倘若有签订契约,叫他们不背叛你的方法就好了。毕竟这三人也有些能力,若能做你的臂助也有助于四天号的发展。”

    薛明韵摇头道:“免了。他们都是心怀鬼胎的人,就算签订了契约,也不会安分。我要用他们三分,就要防着他们七分,心累。我若当上主事,多少手下没有?有的是省心好用的臂助,要说亲近盟友,有你也足够。于嘛用他们?

    孟帅点头,心中不免转动了几分心思——这几个人倒有几分本事。回去和黑土世界还有白也商量一下,如果有办法制住,不如留在手下。横竖他们见识了黑土世界,也不能轻易放出去,就算放了,记忆也得洗上一遍。

    另外,那三个人一路行来,似乎弄到了不少东西,这些东西他也要需要。只要把那些东西捞到手,这一票做下来,十年都不用愁。

    薛明韵擦了把汗,觉得身心俱疲,道:“回去吧。咱们还要准备成丹节和大拍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