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阅网 > 补天道 > 四一六 打回原形,七年之约

四一六 打回原形,七年之约

作者:离人横川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舒阅网 www.shuyue.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光芒中的青年,赫然是几年不见的水思归。

    孟帅看着泛光的手背,依稀记得水思归分别时曾经在他手背上写过一行字,说将来指引他去更高的层次。只是一直不见它起效果,早已经被孟帅忘到九霄云外去了。没想到今天突然发作,竟直接引出水思归的身形来。

    他固然震惊,却是惊喜交集,那白蝶散人面上的吃惊丝毫不比孟帅少,却是惊恐无比,原本仙风道骨的神态,刹那间变得慌乱,甚至转身欲逃。但不知为什么,他侧过身子,却终究没有背转过身,反而定在原地。

    水思归的身影还是有些飘摇,似乎随时都要随风散去,但声音清晰稳定,道:“白蝶,原来你在这里。”

    白蝶散人嘴唇哆嗦了一下,道:“水……水……”过了半响,才低声道:“上人。”

    薛明韵吃了一惊,悄悄挪到孟帅身边,道:“是你师父?他们认识?”

    孟帅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啊。”

    水思归道:“不必,直呼其名便可。你若还叫我上人,我倒不好下手。”

    孟帅心道:师父还是这么直爽。

    白蝶散人目光一沉,看向孟帅。孟帅立刻警醒,手中空镜印已经摆好。

    水思归神色淡淡,道:“想要挟制我徒儿威胁我?你试试。”

    白蝶散人立刻熄灭了心思,道:“我不知道这位……这位小哥是您老人家的高足,若知道绝不可能对他无礼。”

    水思归道:“你尽管无礼。倘不是你一路不安分,对这个无礼,对那个无礼,只老老实实找个坑埋下去,谁能找到你?无非你不甘寂寞罢了。”

    他淡笑道:“说来你和我这徒儿也算有缘。我上次下来找你,意外失忆,便收下了他。这次却是他引我找到了你,可见一饮一啄,自有天数。”

    白蝶散人抖了一下,道:“我知道终究逃不脱天数,可您为何一定要找到我?界中水族无数,都受您差遣,您何必在意区区一个小贝?”

    水思归道:“我并不在乎你。我只在乎自己的面子。十万水族个个都安份,只有你出逃,不抓回你脸面何存?”

    孟帅听得脸上一阵发烧,心道:这也太直率了。

    水思归道:“其实恢复记忆之后,我倒反应过来,抓你的确不是不是什么大事,乃是一件屁事,不值得我特意去费精力。若非今日再见你,我已经把你忘了。不过见到了你,若不抓你,倒有些辜负了这番运气,给我回来吧。”

    薛明韵凑在孟帅耳边道:“这是你师父?好有……个性。”孟帅为师父撑场面,道:“高人的思维,你不懂。”

    白蝶散人身子一晃,闪过了又惊又怕的神色。突然倒飞出去,一头扎入下方水里。

    水思归手一翻,拿出一面铜镜。

    白蝶散人在水中滑行,速度之快,胜过游鱼,然而就见前面水波突然凝结,化作一道镜面一样的水幕,他大骇之下,想要停止,却不由自主的一头扎了进去。

    紧接着,水思归手中铜镜镜面一阵波动,从中掉出一个白蝶贝来。水思归接过白蝶贝,手指一挑,贝壳打开,里面传出一个人声,尖叫道:“上人饶命。”

    薛明韵惊道:“这就行了?”

    水思归往里面一看,道:“咦?还有一个。”说着倒转贝壳,一个人影落在地上,正是白也。

    孟帅忙抢上去扶起,见白也身上黑气褪了大半,只是面上还带着一层黑意,七窍之中似有黑气漏出,人也昏迷不醒。

    孟帅暗叫糟糕,白也是个妙手回春的神牧,旁人若受了重伤,他都能治好,他自己若受了伤,谁能救他?

    他心下一动,想到了黑土世界,似乎黑土世界与白也血脉相连,是否能将他医治好?只是现在当着众人前,不宜暴露,因此只是抬头问道:“师父……您看这?”

    水思归也在看白也,露出难得的思索神情,道:“是黄泉道?倒也奇了。”

    孟帅道:“黄泉道?白蝶散人也曾说过。”

    水思归瞪了他一眼,道:“他说和我说能一样么?”

    孟帅心道:三个字一模一样,还能怎么不一样?也不敢说出来,道:“您当然更准确了。师父,什么是黄泉道?

    水思归道:“黄泉道,就是以黄泉阴气为武道。等你到了层次自然知道。只是这孩子武功并没有到此地步,竟然先接触武道,这可怪了。而且,他并非人。”

    孟帅也不奇怪,道:“他是妖么?”

    水思归道:“不是。怪了,神州以上居然有我看不出跟脚的人。必然大有古怪。帅儿,你不宜跟他走得太近。”

    孟帅肃容道:“师父,白也刚救了弟子的性命。”

    水思归哦了一声,道:“随你。”

    孟帅一番说辞噎在口中,呵呵一笑,道:“师父果然通情达理。”将白也身上的衣服整理好,放在地下,一会儿等着抗走。

    水思归合上贝壳,道:“这厮浊气太重,看来这些年来吃了不少人。回到府里岂不污染了我一片水域?”一面说手指在背上一圈,只见贝壳缝隙中冒出缕缕白烟,尖叫声再次响起,但白烟越浓,尖叫声渐渐后力不济,最后完全停

    孟帅鼻端闻到一股咸香,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道:“熟了?”

    水思归道:“想吃么?对你也算大补。”

    孟帅忙摇手道:“这吃人肉的玩意儿,弟子没胃口。”

    水思归微微一笑,随手把贝壳甩给他,道:“这东西我带不走,你给处理了吧。”

    孟帅接住,还觉得烫手,鼻端闻到香气,竟真的升起一股食欲,连忙抑制住,心中暗道:这也算先天大师的尸体吧?多少值个如意珠啊,说不定还是大个的。收起贝壳,他方正式向水思归行礼,道:“弟子叩见师父,师父一向可好?”

    水思归点头笑道:“很好。你比我想的好上不少。火山巅峰,比我想的至少还早了五年。你必有奇遇。”

    孟帅道:“还不止一次奇遇。弟子简直就是靠运气鬼混到今天。”

    水思归哈哈大笑,道:“你如此谦虚,为师反而要宽慰你了。天下有走运的人,有走运而聪慧的人,有既走运又聪慧兼且努力、攀登不息的人。最终得天地运势的只有最后一种人,为师觉得你就是最后那种人。”

    孟帅脸色微红,道:“多谢恩师勉励。”

    水思归道:“你有如此造化,本来不指望你的事,或许也可以托付给你。只是时间不知够不够?七年,只有七年而已。”

    孟帅问道:“什么七年?”

    水思归并未回答,轻声道:“七年若不行,还要再等一甲子。我的大限……”说到这里,他显得深思不属。孟帅不便打扰,在一旁静静的等待。

    过了一会儿,水思归释然道:“车到山前必有路,我在纠结什么?徒儿,你要好好努力了。七年,不,只要你在五年之内踏入五方世界,自然会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到时候凭你自觉。勉之。”说罢光芒一闪,身形消散。

    孟帅虽然一头雾水,但师父已经消失,只得道:“恭送恩师。”

    薛明韵在一旁看着,又是吃惊,又是忐忑,等水思归走了,才笑道:“哇,终于恢复正常了。”

    孟帅道:“什么正常了?咦,你倒是流了不少汗。”

    薛明韵取出香巾抹了抹额头,道:“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老在你身边,就像身边卧着上古神兽,一个喷嚏下来就粉身碎骨,哪有不紧张的?这本来不正常啊。我一个先天不到的人,为什么会卷进这么多比先天还高的人的事啊?等他们走光了,这才正常。”

    孟帅道:“也是,他们都走了,我们也走吧。”

    薛明韵道:“等等……他们三个,还在下面。”

    孟帅道:“你说另外三家那三个?你确定要救他们?”

    薛明韵迟疑了一下,道:“我们四家是竞争对手,不是敌人。唉……其实不救也行。”

    孟帅道:“救人我没意见,只是不能做东郭先生,被反噬了就傻了。你有把握仿出来之后制住他们么?有没有什么契约之类,跟他们交换,只要放他们出来,就叫他们退出竞争,让你做主事?”

    薛明韵道:“据说有,不过不是我玩得起的。唉,怎么办呢?”

    孟帅突然道:“下去。”

    薛明韵道:“你觉得救他们好?”

    孟帅道:“不是,我刚才跟贝壳沟通了一下,我好像可以通过这个小贝,操纵那个大贝,于脆把那个大贝收起来,回去慢慢炮制。”

    薛明韵大喜,道:“就这么于。”

    两人一起下去,孟帅站在水中,手中珍珠贝一闪,果然那个大贝离地而起,往孟帅这边飞来。在空中,巨大的珍珠贝渐渐缩小,便如定海神针变成金箍棒一般,看来也能收入手中成为器物。

    然而,就在大贝越浮越高的时候,突然,地面一阵晃动,平静的湖水也陡然颤动起来。

    孟帅叫道:“坏了。快跑”拉着薛明韵往蜘蛛丝挂着的地方游去。

    只见贝壳抬起处,下方是一个巨大的坑洞,洞底铺着一层金红色。

    那是翻滚的岩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