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阅网 > 乱清 > 第十四章 英中一家亲,赛过美利坚!

第十四章 英中一家亲,赛过美利坚!

作者:青玉狮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舒阅网 www.shuyue.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劳伦斯桴鼓相应,“陛下!俄国人被迫后撤的同时,大英帝国的巨手,必将由印度伸了出来,深深的探入中亚,在这一地区取得前所未有的影响力!”

    印度总督毫不掩饰语气中的兴奋。

    女王没有马上说话,过了一会儿,淡淡一笑,“前景如此美好,我似乎不该不为之动心了——”

    阿礼国、劳伦斯、亚特伍德三人,都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不过,”女王继续说道,“有一件事,似乎不可不虑——中国取回他的‘四十四万平方公里’之后,会不会得寸进尺,对中亚诸国生出进一步的领土要求?”

    微微一顿,“如是,在中亚,英国和中国,会不会产生什么利益冲突?甚至……今日之友,会不会变成明日之敌?”

    您还真是深谋远虑,不愧为大英帝国的舵把子呀。

    “回陛下,”阿礼国断然说道,“不会!”

    “哦,何以见得?”

    “陛下,”阿礼国说道,“我自认是这个世界上、在中国之外、对中国最了解的人之一——以我对中国的研究和了解,两千年来,中国西北方向的扩张,根本目的,不在土地——对于繁庶的农业定居政权来说,苦寒的草原、戈壁、沙漠,不存在任何真正意义上的吸引力——”

    微微一顿,“中国的根本目的,在于消除来自北方野蛮民族——游牧民族的威胁,中国西北方向的攻略,本质上一种防御,是……以攻为守,只要北方的威胁消失了,中国就会立即停止西北方向的军事行动。”

    “你是说,”女王说道,“只要中国恢复了他的‘四十四万平方公里’,俄国人的势力,被逐出了希瓦、布哈拉、浩罕三个汗国,他的‘北方的威胁’消除了,中国的胃口,自然而然,就止于他的‘四十四万平方公里’?”

    “是的,陛下!”

    顿了一顿,阿礼国继续说道,“历史上,中国的‘边患”,基本上来自于北方的野蛮民族——匈奴、突厥、蒙古,等等,到了今天,换成了俄罗斯——匈奴、突厥、蒙古今何在?陛下,俄罗斯人不会去考虑这个问题,可是,我相信,大英帝国和中华帝国,都有足够的智慧,吸取历史教训,权衡得失,以定进止。”

    再顿一顿,“陛下,我是说,我们明白,中国人也明白,大国之间,必须留有足够的空间,以为缓冲地带——我们可以、也应该对希瓦、布哈拉、浩罕三个汗国,施加正当的影响力,可是,我认为,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保证这三个汗国的独立,像俄国人那样,永不知餍足,迟早有一天,会撑坏肚子,甚至……会重蹈匈奴、突厥和蒙古的覆辙。”

    女王微微动容,她点了点头,“爵士,你的见解,十分深刻!”

    转向劳伦斯,“劳伦斯爵士,阿礼国爵士的大论,你怎么看呢?”

    “臣附议!”

    顿了顿,劳伦斯说道,“阿礼国爵士的眼光,确实更加深远!陛下,我方才的……呃,‘大英帝国的巨手’云云,可能让您产生不必要的误解,我愿意修正我的说法——我赞同阿礼国爵士的意见,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保证希瓦、布哈拉、浩罕三个汗国的独立,这样,在英、中、俄三个大国之间,就留出了一片足够的缓冲区了!”

    “这个道理,”女王说道,“我们懂,中国人大约也懂,可是,很明显的,俄国人不懂,所以——”

    所以要“制俄”。

    “制俄”就要“联中”。

    “联中”,就要——

    嘿嘿。

    “我同意‘联中制俄’的策略,”女王秀眉微蹙,“可是,‘联中’,是否一定意味着‘联姻’?是否一定如阿礼国爵士所言,将露易丝嫁给——”

    嫁给一个有老婆的?

    顿了顿,女王继续说道,“既然,在中亚,我们和中国人,有共同的敌人,有共同的利益——”

    说到这儿,女王打住了。

    意思很明白——“共同的敌人”加上“共同的利益”,还不够吗?

    非得再搭上一个公主?

    “陛下,”阿礼国缓缓说道,“我们和中国人,确实既有共同的敌人,又有共同的利益,可是,没有……信任。”

    女王秀眉一扬。

    “我们和中国,”阿礼国说道,“还不能算是盟友,我们两家的关系,更像是——”

    说到这儿,阿礼国伸出双手,轻轻的做了一个“掂量”的动作,“做生意。”

    “做生意?”

    “是的,陛下,”阿礼国说道,“中国人买我们的船,我们替他训练海军——当然,他们得支付我们的顾问的工资;我们答应我们的顾问将以退役或预备役的身份,参加他们对第三国的战争,他们便支持我们对南非法尔河以南、布隆方丹以西地区的领土要求——”

    顿了顿,“您看,一来一往,就是交易——单纯的交易。”

    “那——”女王沉吟一下,“我们返还夏宫……哦,他们的‘圆明园器物’呢?”

    “啊,陛下,”阿礼国说道,“中国人绝不会因此感激我们的,他们只会认为,英国人弥补了十分之一的过失——十分之一,不能再多了。”

    女王不说话了。

    “我们比不得美国人和普鲁士人,”阿礼国说道,“美国和中国,是真正的‘血盟’;普鲁士人呢,至少,普、中两国,没有发生过战争,关亲王替美国人打内战的时候,普鲁士还帮过他的忙——我们,可是同中国打过仗的,还不止一次!”

    顿了顿,“本来,打过一架、两架的,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可是,问题在于——嗯,就是您方才提到的夏宫——圆明园,问题在于——我们烧毁了他们的圆明园!”

    说到这儿,阿礼国叹了口气,“我不能说额尔金爵士的这个决定是错误的,如果换了我,面对中国人虐杀使团和记者的暴行,我大约也会生出类似的报复的念头,可是——”

    他微微的摇了摇头,“无论如何,副作用太大了!”

    “圆明园之于中国人,犹如温莎堡——再加上桑德林汉姆庄园——之于英国人,陛下,如果反过来,中国人烧毁了温莎堡和桑德林汉姆庄园,您……呃,英国人会怎么想呢?”

    “王后谒见厅”内,一片寂静。

    “陛下,我不讳言——”阿礼国神情凝重,“圆明园是中国人身上永远不会愈合的一道伤口,他们,永远也不会忘记是哪个人——啊,哪两个人——给他们留下了这道伤口。”

    顿了一顿,“将来,若在中亚果然不免对俄一战,则这场战争,事关英、中、俄三国国运,一定是一场规模庞大、旷日持久的战争,英、中、俄三国,都必全力以赴——”

    再顿一顿,“如果英、中两国,解不开彼此的心结,到时候,是否能够同心同德,共同对敌,我觉得,是要打一个问号的。”

    女王默然。

    “我们既不能指望中国人忘记是谁烧毁了圆明园,”阿礼国说道,“那么,就只能想法子对冲这个负面影响了——”

    说到这儿,加重了语气,“实话实说,陛下,我想不出比联姻更加有效的法子了!”

    “联姻——就一定管用?”

    “啊,陛下,您真是问了一个好问题!”

    顿了顿,阿礼国说道,“回答您这个问题之前,我要先强调这样一个事实——联姻,对于中国来说,其意义不能够简单的类比于欧洲王室之间的联姻。”

    “我们都明白,在欧洲,联姻并不能保证和平,今天,我的王子娶了你的公主,明天,我们两家,一样可能兵戎相见,远的不说,就说维多利亚长公主和爱丽丝公主吧,她们的婚姻,呃,就是很好的例子了——”

    大伙儿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儿——尴尬了。

    维多利亚公主嫁给了普鲁士的腓特烈王储,爱丽丝公主嫁给了黑森和莱茵大公的世子路德维希王子,爱丽丝公主嫁过去没几天,普奥战争便爆发了,作为一个南德意志邦国,黑森站在了奥地利一边,维多利亚公主和爱丽丝公主姐妹俩尴尬而痛苦的成为了敌人。

    之后,黑森被普鲁士一路吊打,爱丽丝公主写信向大姐求告——或者说求饶,维多利亚公主回信,“爱莫能助”。

    “中国不一样——”阿礼国继续说道,“在中国,联姻是真正能够带来和平的,历史上,只要皇帝将公主嫁给北方的可汗,来自蒙古高原的侵略,便会立即停止,有的可汗还会掉过头来,成为岳丈的坚定的追随者,替他攻打中国其他的敌人——这个敌人,很有可能,是可汗自己的同族。”

    顿了顿,“现如今,中国的皇太后——慈禧皇太后,就是来自一个和皇室敌对的家族,因为联姻,两个家族捐弃前嫌,携起手来,共同缔造了大清王朝。”

    阿礼国的说法,同史实自然颇有出入,不过,目下,他是英国的第一号“中国通”,他关于中国的说法,基本上属于“权威发布”,没有人会轻易质疑,且这么忽悠吧。

    “如果英、中两国联姻,”阿礼国说道,“中国人——从贵族到平民,都会对英国产生特殊的、无可取代的好感,他们固然不会忘记圆明园之痛,但是,他们不会再存有任何报复的念头了——毕竟,在中国人的心目中,英、中两国,已经是‘一家人’了。”

    “英国将会在中国取得美国、普鲁士所无法拥有的优势!”

    “陛下,您认为,我们真的不值得为此破一回例吗?”

    四位重臣,连海伦娜公主在内,都看向女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