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阅网 > 敛财人生[综]. > 1405.烟火人间(39)三合一

1405.烟火人间(39)三合一

一秒记住【舒阅网 www.shuyue.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烟火人间(39)

    车子缓缓的滑到林雨桐跟前, 然后停下来。但是车轱辘碾过来,早已经被践踏成黑色的雪‘呲溜’一声蹦起来, 溅在林雨桐黑色的皮靴上,污糟了好大一块。

    林雨桐没骂现在的城市基建,却心里骂了一句章泽成:这货是故意的呢还是故意的呢?

    那边章泽成却笑着推开车门,林雨桐朝后退了两步才没有被车门波及。

    章泽成没有注意这些小细节,反而带着笑脸问道:“怎么来医院了?是家里有人病了……”

    “没有。”林雨桐不爱听他那完整的话,我家要有谁病了我能在这里站着跟人闲聊天吗?她笑的很客气, “过来办点事,已经办完了。”紧跟着又寒暄了一句:“章少是……病了?”

    一句‘已经办完了’,把章泽成的话都给堵回去了。又问一句‘病了’,回应对方之前你家里人病了的猜测, 章泽成没觉得哪里有问题,只道:“没有, 我挺好。过来办点事……”说着,眼睛一亮,“说起来, 这事跟林总还真有些关系,听说林总有意新源药厂……我也是为了药厂的事来的……”

    林雨桐心里咯噔一下:原来这家伙盯着这事呢, 怪不得呢。果然, 跟四爷说的一样, 这家伙所图非小, 保不齐打的是什么主意。

    她心里戒备起来, 笑的越发客气:“原来章少是为了这个而来?”她的手在两人中间指了指:“看来, 咱们是敌非友了?”

    这话听起来像是一句玩笑话,但也点名了要是他为了这事,那两家便是竞争关系。

    章泽成则哈哈大笑:“林总,您可真爱开玩笑。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咱们一定是是友非敌的关系。”这话说的透着一股子自信,那种我要跟谁做朋友便能做朋友,没人敢选择跟我做敌人的气势就这么出来了。还继续道:“要是林总觉得我还入的了法眼,我是觉得,咱们在这事上是有合作的可能的。”

    合作啊?

    哪种合作?

    目标都不一致,能合作吗?我不为了赚钱,你呢?也不为了赚钱吗?

    你舍弃了金山而就药厂,那自然是把药厂当做更大的一座金山。

    哪里有什么合作的可能。

    她便笑了笑:“看来,我跟章少是道不同啊!”

    道不同不相为谋,话不用说完,但这拒绝的意思却表达在里面了。

    章泽成还要说什么,却被一声‘舅妈’给打断了。

    舅妈?

    叫谁?

    林雨桐自然而然的扭脸过去,见是美萍,就笑了:“你不忙吗?怎么这个点出来了?怎么?今晚又是夜班?”

    章泽成看着那个已经成年的姑娘管林雨桐叫‘舅妈’,那一瞬间他脸上的笑意一下子就僵硬了,这些人无一不在提醒他,眼前的这个女人,是已婚的女人。

    她是别人的妻子,别人的母亲。

    不知怎么的,心里烦躁了起来,脸色阴沉的能滴下水。

    美萍瞟了一眼,心里唬了一跳,轻轻的拉了拉林雨桐的袖子,低声问:“您朋友?”

    林雨桐一扭脸,就看见章泽成阴着的脸,她眉头皱了皱,只是拒绝了一下合作的事宜,他的脸色就成了这样。看来之前想的没错,四爷的提醒也没错。这货真打算借鸡生蛋然后孵出一只能下金蛋的金鸡。

    心里冷笑,却对孩子解释说:“谈的是生意上的事。”

    那美萍就不多话了,很显然,好像这人跟舅妈没有谈拢。不过一个男人未免也有些太过没有风度了。她朝对方点点头,然后章少看着抱着林雨桐胳膊的成年姑娘,转身上了车就走。车子碾过去,林雨桐拉着美萍迅速后退,便是这样,身上也溅上了几个泥点子。

    美萍都恼了:“这什么人啊?”

    林雨桐特淡定:“以为天老大他老二的二世祖,再见了躲着就是了。”

    因二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松了一口气。刚才那男的一下车,那双眼睛亮的很。看着桐桐的眼神明显不对。不过听那说话,像是要合作,好像桐桐不乐意,对方就变了脸。她又觉得刚才实在多心了。桐桐都四个孩子的妈了,孩子都多大了,转眼就要上大学了。虽然模样长的好,但对方那么年轻,不像是缺钱的,听桐桐的意思,人家出身还怪好的,如今只有点钱可没底气做二世祖的,你说这么一个人,他怎么可能真看上一个嫁了人还生了那么多孩子,孩子还都要成人的女人。

    这么一想,也觉得自己最近草木皆兵了。都是被自家美萍给气的。

    雪越来越大了,因二姐叫桐桐:“店里去坐。”

    店里只那么大点的地方,进去这么几个人还怎么做生意?正说着话呢,司机开着车过来了,美萍利索的拉开车门子,“舅妈你先上……”等林雨桐上去了,她二话不说也钻上去,这才跟因二姐道:“妈,我跟舅妈回家,晚上过来值班。”然后又隐晦的朝之前她身边的男人摆摆手。

    林雨桐看了这人一眼,从年岁上看吧,跟四爷差不多。当然了,也有四爷保养的好且又早当爹的原因在里面。其实这男人人家也就是三十多岁。一个医学硕士还是博士的,这个年岁那正是正当年的年纪。上完学出来年纪就不算轻了。

    只看因二姐的表情,就知道两口子不愿意这婚事。

    可架不住美萍喜欢啊!美萍过完年这都二十一了吧。

    二十一岁,到了法定的结婚年龄了。

    坐到车上,美萍把气都泄了,抱着林雨桐的胳膊不撒手:“舅妈,帮我劝劝我妈。”

    美萍这孩子其实挺争气的,家里的家庭条件不好,直接上了中专。中专实习,在中医院,虽然是四爷走的关系叫她去实习的,但能最终留下来,这里面却真没有四爷的面子在里面。好像也没有那个什么李主任的面子。这孩子是那么些实习生里,唯一一个在实习期间考上医学院大专进修班的人。那次的进修班,刚好赶上出了药厂做假药的事,卫生系统上上下下很有几分风声鹤唳。对这个进修班的考核相当严格。好些个没门路有本事的人,就是在那次好容易迈进了一步。美萍就是借着个东风靠着自己顺利的留在了中医院,且是有正式编制的。

    本来因二姐都想着叫四爷想法子,不行放在区里的医院也行。但这孩子自己留下来了,因二姐也没说什么。想着有一辈子的铁饭碗了,这心里不慌了,是不是考虑结婚对象的时候,不会那么现实。

    可现在看来,两人关系发展的很稳定。

    林雨桐在车上就说:“你得理解你爸妈,若是这个李……”

    “李国庆。”美萍赶紧道。

    “这个李国庆,各方面都不错。”林雨桐先给予肯定:“人长的不错,虽然年龄大点,但这大点不是最大的障碍。”

    “我知道。”美萍叹气:“我妈是嫌弃人家是二婚。”

    “对!”林雨桐叹气,“这婚姻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他呢,若是离婚,这跟前妻的关系必然是不好的。能走到离婚的那一步的夫妻,那都是彼此真忍不下去的。可他是丧偶啊!离开的那个人所有的不好的,时间长了,也被淡忘了。那些好的,反而是成倍的被放大。活人要是跟死人去比,你是怎么也比不过的。这些是从感情方面去考虑的。假如你笃定,这方面你们没有问题,那有些方面,却肯定会有问题。”她侧身摸了摸美萍的头,“后妈不好当。他是带着一个孩子的!可你这年纪本来就不大,在家里,都还是个孩子。你姥姥姥爷疼你,便是你爷爷奶奶疼爱孙子,但说起来,可叫你受过委屈?你爸你妈就你一个,就说咱们家,你大姨,你大舅,你小舅,哪个不疼你?在我们眼里,你就是个还要人操心的孩子。别说你爸妈,就是我跟你舅舅,就舍得你进了门就给人家当后妈?婚姻不是儿戏,一旦踏进去,再想重头再来,却再不是当初的风景。这一点,你要想清楚。”

    见美萍不言语,林雨桐就道:“你得抛开所有的因素,比如家庭条件,身后附加的那些权利等等……这些你不用想着走捷径。钱,咱们家不缺。你想用多少,给你舅打个电话便是。还不还在你,多久还也在你。便是考虑在医院想着提拔等等的因素,你也不用去想。要是你愿意,除了中医院,哪个医院都能安排你去。便是想去京里,不用通过你舅舅,舅妈都能应承你。所以,你别急着做决定,把我说的这些话,好好想一想,想透了,觉得真就非这个人不行,为了这个人你能受委屈,将来哪怕过的不如心意,也不会想着为这一段婚姻后悔的时候,咱们再说。”

    美萍‘嗯’了一声,声音涩涩的。

    林雨桐叹气:“其实,你现在年轻,大专的文凭如果拿到了,我建议你可以往上再考一考,哪怕是脱产学习,也不是不行。知识总是在更新,趁着年轻,不把底子打好,等到了将来,结了婚,有了孩子,添了许多的生活琐事,那个时候,你就是有心也没有时间和精力了。”完了又夸她:“你以前就学的好,要是不上中专,想来考个大学也是轻松的事。你有学习的能力,又正是学习的年纪。你在医学院进修,进进出出的大学生其实都是你的同龄人。以你的能力,拿个本科的文凭,正儿八经的去考研,未尝没有机会。护理学的研究生出来,那可就不一样了。如今,你是打针换药护理病人,将来,可以选择护理研究,或是留在高校里面,做专业的老师。哪怕是再回医院,那也不可同日而语。要不了两年,护士长还是做得的。工资待遇要优厚的多。那个时候,你再回头来看,还觉得这个李国庆主任是个可以托付终生的人,那么,便是你的父母,只怕反对的态度也不会那么坚决。”

    “为什么?”美萍不解的看过来。

    林雨桐就笑,带着几分无奈:“因为以现在的情况,在他们看来,你们之间是有悬殊的。我知道你,你可能并没有太在乎对方的经济条件,也没有很在乎对方能在医院带给你的便利。你或许只是看那个人,觉得他很好,很优秀,能力很强,在你眼里,他好像无所不能……”

    美萍明白了舅妈的意思,她是说:你的感情里,或许是仰慕占了很大的比重。

    她不否认这个说法,有仰慕,最开始还有些同情。这么一个好的男人,日子怎么会过成那样呢。孩子没人管,家也没人收拾。感情或许从这里开始,然后慢慢的接触,变的更多了起来吧。

    她有些不解,就问:“您是想说分开一段试试?”

    “不是。”林雨桐笑了一下,“分开不是目的。女人的生活里也不光只是感情。得你自己先立起来,站在一定的高度了,再去平等的看他。若是那个时候,你还是觉得没问题,跟他可以组成家庭,那没关系,要结婚便结婚。因为我们都知道,哪怕是婚姻有不顺遂,你还是你。离了谁,你都一样过。那个时候,你足够优秀,优秀到父母不用为你的以后担心,觉得你长成大树,不用他们管甚至反过来还能为他们遮风挡雨的时候,你的决定就是最终决定,谁也无权干涉。”

    美萍眼睛亮晶晶的,“那舅妈是不是说,只要我考上研究生了,等到研究生毕业了,我跟他结婚,就没人会反对。”她像是找到了一个努力的方向。

    父母的固执她领教了,知道无论如何都是说不通的。就连最通情达理的舅舅舅妈,都持反对的意见。那么,这事就真的不行。

    她从没想过背着父母拿了户口本先去结婚再说,朋友劝了自己几回,自己都摇头,她不敢想父母家人知道这事以后的后果。说到底,她见不得父母失望。

    可如今,舅妈给了自己一个方向,能自己做主的方向。

    她高兴极了,本来回家的,她立马改了主意:“舅妈你忙不,要是忙就把我放下来,我打车去书店。”

    “没什么急事!”林雨桐就笑:“我送你去吧,其实不用这么着急。”

    急!着急!特别着急!

    两人在路上又说了这两年高考招生,研究生招生的情况,把人送到地方,林雨桐还专门等了半小时,等她选书买书,这才送她先回家。

    等林雨桐进了自家门,因二姐的电话就打来了,急着问林雨桐说:“那孩子跟你说什么了。”

    林雨桐就把两人说的话都学给因二姐说:“……她还年轻,见事浅,想的不深。一味的跟她犟着来,终归不是办法。你说真给你偷摸的结婚了,或是糊里糊涂的,弄出一孩子出来,到时候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所以不能急,你得引着她往前走……”

    因二姐就明白了,用这事催着她上进,学的本事,拿到文凭,这都是实实在在的,能叫她受益一生的事。至于感情,真等到她考上研究生,见到了同学老师,那都是个顶个的优秀人才。他们比那个李国庆差在哪里了?两厢对比,各自的优劣自然就出来了。那个时候,不管别人变不变,她的心态就会跟着变。再说了,自家孩子过了年才虚岁二十一,便是读上五六年七八年的书,又怎么着?医院里的女医生,高学历的,哪个不是毕业了就二十七八二十八九奔着三十的人了。谁敢嫌弃她们年纪大?自家的孩子能耗上七八年,对方三十多了,他横不能也耗上七八年吧。若是这么着都不成,那就像是孩子舅妈说的,自身有本事了,她想怎么过,都随她去,只要孩子高兴。

    一想,果然是这个道理。

    她挂了电话,就跟男人低声学:“……我还怕这孩子求她小舅舅去,却没想到她舅妈给引到正道上去了……”才二十岁,着急忙慌的结婚,婚姻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敢轻易的把一辈子许出去。悬殊十多岁的年龄差距,现在不显,等到她三十多了,那个时候男人都奔着五十了。等到她五十了,男人都六十多需要人照看了。你说这日子过的……大人怎么放心?

    男人沉默的收拾着果篮,突然道:“咱们再干几年,攒钱买个铺子。等大姐那边有孙子了,要看孙子没法照管爸妈的时候,咱就不干了,过去照顾爸妈去。”

    意思是替弟弟弟妹分担照顾老人。

    这是不知道怎么感谢因瑱和桐桐两口子,想来想去,只这一点他们能做到。

    因二姐应了一声,觉得压在心口的石头一下子也挪开了。

    美萍上班的时候跟李国庆说呢,小姑娘眼睛亮亮的,带着几分兴奋:“……我肯定能考上,我再读一年,本科就拿到了。然后我考研究生,也就是三年。其实第三年都实习了,而且研究生没说不叫结婚……就两年,等我考上研究生,学业稳当下来,咱们就结婚,行吗?放心,我肯定没问题的……”

    李国庆笑了,心里软的一塌糊涂,但他不再是年轻冲动的年纪了。他温软的说好,但心里却明白,这姑娘撒出去,只怕再没有回来的一天了。

    她不是图自己什么,他也看出来了,她穿的不是顶好的,但衣服却是医院护士里最多的。这不是她的经济能力能负担的起的,她也说了,她大舅给的。

    所以,她大舅是做生意的。

    还有那天在门口看到的,她叫舅妈的人。别人不认识她,他其实是见过她的。不光见过她,还见过这姑娘的小舅舅,就在院长的办公室,看起来关系非同一般。

    她自己家的经济条件一般,但亲戚关系和睦,他看的出来。所以,她身后有自己都比不上的助力。真结婚,谁沾了谁的光还不一定。

    之前还想着,她家里没有激烈的反对闹的不可开交,说不定还有希望。可如今看,明明就是有人插手了,而且插手的很高明。从此,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会去外面见不一样的人。这世上从来不缺有能力有本事的人,或许,要不了多久,那份只有看着自己才有的仰慕,也会投到别人的身上。

    但她还是道:“去吧!好好学。”或许下次见面,不是你含笑祝福我,便是我含笑祝福你。

    林雨桐也是这么跟四爷说的,她也没想七八年的拖着,“就只两三年,不算是拖着李国庆。对美萍来说,在婚前抓紧提高自己,也给她了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要是那个时候,还是觉得要结婚,就真没拦着的必要了。”

    路是她选的。

    四爷也点头,认可这事。回头又跟林雨桐说:“药厂那边进展的不顺利……”其实也不是说不顺利,自家提出的方案,明显支持的人更多。因为从中得利的人更多。但他不说这话,只道:“那位章少,像是对新源药厂志在必得。”

    林雨桐对这话毫不意外,她把在医院门口碰到章泽成这样的‘小事’说给四爷听,“我才回绝了他,他立马就变脸。连掩饰都不掩饰!”

    四爷认真的听,还追问了一句:“然后呢?”

    “然后?”林雨桐一边把晚霜往脖子上抹,一边道:“然后美萍就过来了,叫了我一声,这一打岔,那位大少爷连招呼都没打,直接走了。”

    美萍叫了她一声?叫舅妈吧!

    四爷心里笑,嘴角都忍不住翘起,不过没等林雨桐瞧见,他把报纸举起来刚好挡住鼻子下面。眼睑又下垂着只盯着报纸,好像看的特别投入。然后发现这一版没有感兴趣的,他还翻个面把报纸翻的哗啦啦的响,“你觉得他想跟咱们合作的诚意有多少?”

    “跟他合作?”林雨桐摇头:“我都说了,道不同。”

    这话很好。

    四爷特别认可的点头,然后煽风点火:“可就怕这人不死心啊!他手里的资金有限,想做的是保健品。”

    如今保健品的市场十分看好,全国人民不是缺钙就是缺锌,要么就是各种的微量元素。他是想以小成本的东西赚个大的。

    林雨桐就想的多了。论起保健品,自家的保健酒就卖的很好。当然了,自家出的,只要是真是自家出的,就绝对不是假的。方子也是老方子,好些人都自家泡酒呢。但自家这块招牌如今很好,她就说:“他该不是想借咱们的招牌吧?”

    招牌这东西,做出品牌了,那就是能换真假白银。你就是弄一包钙片了,另外包装了,也能比别家多卖出好几块去。

    四爷把报纸合上,觉得桐桐这个脑补方向得点个赞,很好,很强大啊!他就叹气:“这块招牌做出来不容易啊!”

    是啊!那些百年老字号店,一代一代的传承下来,靠的是什么,不就是不干砸招牌的事吗?

    等将来,光是这个牌子,就足以叫后代受益了。

    越是觉得这玩意金贵,林雨桐就越是觉得这个章泽成阴险。

    再见这家伙,是在企业家年会上。

    这是个酒会,自然对穿着打扮也是有要求的,没有伴儿的还能找个伴儿带进去。

    罗胜兰之前找林雨桐一块选衣服,就说了,她带公司的执行总裁去。

    是个四十多岁,有些秃顶,但是风度很好工作能力很强的男人。两人是工作伙伴,罗胜兰跟对方的老婆关系还很好,就是伙伴性质的。她选了一条黑色礼服,很简单的款式。

    林雨桐选了一遍,其实都也还好,但就是一点,感觉穿着就冷。就是那种看起来都觉得冷的款式。想想还是算了,当天穿了旗袍去。

    长袖就不说了,下面开叉也低,里面穿着肉色的保暖打底裤,脱了大衣也不冷。

    进来之后林雨桐就觉得选择是明智的,这企业家年会是市政|府办的,选的地方也是不错的酒店。但这酒店是新开的,感觉里面的温度不是很高的样子。林雨桐穿着长袖的旗袍,腿上也暖和,觉得温度适宜。男人们都穿着西装,也很OK。当然了,布置年会现场的一定是男人,而且不怎么办过这事,他从他的角度讲,领导进来穿着西装,这样的温度刚刚好。可却忽略了很多男人带来的女伴。

    这里面有女企业家,但是肯定不多。尤其是做的大的女企业家,相对而来,比例就不高了。而这么一些人,从打扮上,就都有些靠着林雨桐和罗胜兰这样的倾向,那就是一定得先是舒适保暖。

    罗胜兰跟林雨桐说,里面套着秋衣,长裙子下面也是长毛打底裤,就这,还带着披巾。

    其他几个也一样,大家打个招呼,有一位年纪大的老大姐,跟林雨桐一样选了旗袍,外面搭着披肩,这会子坐在角落的沙发上还觉得温度低:“我是老寒腿,这可是受罪了。”她看向场中的其他姑娘:“年轻,漂亮,可我就是瞅着觉得冷。”

    这里面很多男人,带老婆来的几乎没有,带着年纪渐长的闺女来的倒是好有几个人,再剩下的不是女秘书就是女助理。

    猛地,这么姑娘也不聚在一块寒暄了,都朝门口的位置看去。

    罗胜兰‘哎呦’了一声:“那不是那个谁吗?”

    谁啊?

    林雨桐看过去,知道是谁了。章泽成带着那位玉女歌手来了。

    “叫什么来着?”罗胜兰问林雨桐。

    林雨桐哪里记得住,倒是这位大姐知道:“叫梦如烟。我家那孙子房间里,贴的都是她的画报。”

    “哦……对!”罗胜兰也说,“我想起来了,梦这个姓,还是很少见的。”

    老大姐也说:“这姑娘是长的稀罕。”

    嗯!好看。

    一袭白色的长裙,脖子上的吊坠,耳朵上的耳钉,手腕上的手链,都镶嵌着钻石。便是脚上的鞋,也带着碎钻。头发就是随意的披着,黑长直,看起来要多清纯有多清纯。

    这可是大明星,不管是给章泽成面子,还是为了看明星,大家都给予了极大的热情。

    章泽成在男人堆里可是赚足了面子,这个恭维那个恭维的,等到了四爷跟前,章泽成带着几分炫耀的语气:“这是梦如烟小|姐……”

    四爷只是点点头,正要说话,桐桐来了。

    桐桐挽了四爷的胳膊,心里骂了一万句章泽成:是想找个女人来给四爷使美人计还是如何?

    于是,她以宣布主权的方式出场了。

    旗袍不打眼,但却透着低调的奢华。身上的首饰初看也就那样,可再看第二眼,识货的人就会发现,全都是古董。其实都是这么打扮的,罗胜兰手腕上的镯子个头上的簪子,都是前清时候的古董。她也就是随了大溜。

    可站在这里,站到四爷的身边,却叫章泽成的心情瞬间不美妙起来。

    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心理叫他带着梦如烟来了。许是觉得有这么好的女人,年轻漂亮,是那么多男人心里的女神,但她却是我的女人,这种心理叫人特别满足。而另一方面自己又特别恼恨自己,是哪里搭错了筋?为什么就突然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一个有夫之妇。

    难道就是因为她不怕自己,不巴结自己,敢跟自己顶着来,甚至每次顶起来,自己还顶不过人家?

    这不是有病吗?

    有病就得治!他从来不是讳疾忌医的人。但这是感情病了,就得用感情的法子治疗。他觉得,他得爱上别人。比如,这个等着自己爱的女人。

    于是,带来了。带来干啥了?美人计?

    自己还没龌龊到把自己的女人送到别人床上。他就是……就是想炫耀一下,叫他们都知道,自己的日子过的是多幸福。看!男人眼里的女神,是我的!

    你因瑱羡慕吗?

    肯定羡慕的吧!回去是不是后悔当年年少无知,娶了一个村姑?

    但这么一想,没来由的自己心里都别扭。觉得这么说林雨桐反倒是自己的心里更难受。想着她男人要是羡慕我,是不是就代表嫌弃她?看她还会不会死心塌地的真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儿。

    初见她来,他还惊艳了一下。说实话,林雨桐真不像是生了孩子的女人,她身材完美,旗袍她穿着比别人都好看。可等到了跟前,那么自然而然的挎着她男人的胳膊,像是再说:少打我男人的主意。

    一口老血梗在胸口,憋的人难受。心里不由的骂自己:我真是有病!

    炫耀毛啊炫耀!没闪到别人却闪到了自己。

    瞧瞧!女人从后面过来抱住男人的胳膊,男人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理所当然的配合了,默契极了。他就想,因瑱怎么知道来的是他老婆?紧跟着,他就想到了。

    闻香知女人。林雨桐身上带着的味道,不是他闻过的任何一种香水的味道。

    林雨桐用眼神问四爷:他想干什么?

    四爷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然后又心虚有求饶的架势,林雨桐秒懂:章泽成还真想用美人计啊!

    她点头了然,然后轻轻的掐了四爷一下,这才笑着问章泽成:“不知道什么时候喝二位的喜酒啊?”

    章家的大门对于小明星来说,不是那么好进的。

    这话一出,梦如烟就带笑看着章泽成。

    章泽成尴尬了一瞬,收敛心神不知道怎么的,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林总误会了……”

    那边梦如烟只愣了一下,就扬起完美无缺的笑容,看着章泽成等着他说完。

    章泽成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然后道:“我主要是向大家引荐一下梦如烟小姐……”

    言下之意,竟是推荐。

    “原来是为了广告代言的事啊。”林雨桐看着章泽成就意味深长的笑,然后一脸的遗憾:“那真是很遗憾,章少问问其他人,我这边等有机会了找梦小姐合作。”

    梦如烟客气的跟林雨桐握手,林雨桐伸出一只手,她两只手来握,半躬着身子,很恭敬的样子。

    林雨桐觉得有趣,这位梦小姐是个非常有分寸且知道如何弯腰的人。

    然后章泽成只好带着梦如烟继续找广告去了。

    那边姜有为叫四爷,引荐给其他人认识,四爷去了,林雨桐转了一圈,去了卫生间。从卫生间出来,在走廊里碰见靠在一边吸烟的章泽成。

    这位还真是阴魂不散。

    章泽成扭脸看林雨桐,然后眼神暗沉沉的问了一句:“你男人就那么好?”

    这不是废话吗?

    林雨桐点头,特认真的回头:“当然。”

    章泽成站直了问一句:“你有没试过别人,怎么就知道只你男人最好?”

    这话的意思就有点不对了?

    林雨桐往前走了两步,左右看看确实没人她才猛地抬起膝盖,一下子顶在要命的位置。她抻着劲呢,难受他肯定得难受,但不至于受伤。

    章泽成不敢喊,只慢慢的蹲下,然后一脸复杂的看着林雨桐。

    这眼神看的林雨桐一愣,感觉有点怪怪的。好像辜负了谁的深情一样。

    等酒会结束了,上了车,林雨桐附在四爷的耳边,低声问他:“你说……他是不是对你用美人计没起作用,改用美男计使在我身上了……”

    四爷眼神也变的暗沉沉的,心想:看来,我挖的坑还是不深啊!